心靈雕刻 花開的聲音

關於部落格
落盡繁華識實相 心靈解碼見真如
  • 278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奧修瑜珈:「嗡」宇宙的萬靈藥

倦怠無力是最大的障礙之一,但是透過念誦「嗡」,無力感會消失。「嗡」會在你內在創造出「濕婆林伽-Shivalinga」,蛋形能量圈。當你變得越能觀察細微你甚至看得到它。當你花幾個月的時間,閉上眼睛念誦「嗡」且靜心,你將會看到內在的你-身體消失了,只剩下生物能量的電流狀態。那個形狀就是濕婆林伽的蛋形。 
  當這個現象出現時,你的倦怠無力感就消失了。因為你已經處於較高的能量層。這時你你經能往高處爬,光是用講的已經無法滿足你了;你必須要去實現某些事。而你的能量是如此高,所以此刻已經有能力去完成某些事了。 
  一個凡事不確定、無法做決定的人就是處於sanshaya -不肯定中。這不是不信任,因為信任是信任某人。這是沒有自信心;你不信任自己。兩者是不同的。因此,無論做什麼事你總是無法確定做還是不做,你總猶豫坐它好呢?還是不做好?…優柔寡斷。帶著優柔寡斷的態度,你無法進入帕坦伽利的途徑。你必須有決斷力,你必須做決定。困難是當然的,因為你內在的一部分總是會說不。因此要如何做決定呢?儘你可能的仔細考慮;儘你所能的給它足夠的時間。周全的考慮所有的可能性與可選擇性,然後做決定。一但你做了決定,就丟掉所有的懷疑。 
  在那之前,做這個:帶著懷疑的態度懷疑任何你能夠懷疑的事。周全的考慮所有的可能性然後選擇。當然,一開始時,是不可能有完整的決定。它會是一個主要的決定;你過半數的頭腦會接受的決定。一但決定了就絕不要在疑惑。懷疑會在你的頭腦昇起,你只要說:「我已經決定了-結束了。它不是一個完整的決定;並非所有的疑慮都消除了。但是我已經做了所有我能做的。我已經儘我所能的仔細思索過了,而且我已經做了選擇了。」 
  一旦你做了選擇就不要再給懷疑任何協助,因為懷疑是因為你的協助而生存著的。你不斷的支援它能量,一再一再的考慮它。於是就變得猶豫不決。優柔寡斷是個很不好的狀態;你處在一個非常糟的情況中。如果你無法決定任何事情,你如何做事呢?你如何行動呢? 
  「嗡」的靜心能夠有所幫助嗎?它有幫助,因為一旦你變得寧靜、平和、容易下決定。那麼你就不再屬於烏合之眾、不再處於混沌中:許多雜音同時出現著,而你卻不知道哪個是你自己的聲音。透過「嗡」,反覆吟誦,在這個聲音中靜心,這些雜音會變得寧靜下來。許多聲音-此刻你看得出那些都不是你的聲音。你的母親正在說話、父親也在說話、你的兄弟、老師:它們都不是你的聲音。你可以很容易地將它們拋開,它們不需要你任何的注意力。當你因為吟誦「嗡」而寧靜下來時,你是被保護著的、沉著的、安靜的、穩定的。在那樣的沉穩中,你知道哪一個是你真正的聲音、哪一個聲音是來自你自己、哪一個是正牌的。 
  要處處小心謹慎。「嗡」如何幫助你小心警覺呢?它會剝落掉圍繞你周圍的催眠。事實上,如果你只是反覆念誦「嗡」而沒有靜心,它將會變成催眠:這就是一般念誦咒語與帕坦伽利之間不同的地方。吟誦它並且保持覺知。 
  當你唱誦「嗡」並且保持覺知時,「嗡」的聲音與它的反覆唱誦將會成為一種反催眠力。它將會摧毀掉所有存在你周圍被這個社會、這些操縱者與政客所製造的催眠。你將會從催眠狀態下醒過來。 
  有一次在美國,有人問維偉卡南達(Vivekananda印度哲者):「一般的催眠和你的唱誦「嗡」有什麼不同?」 
  他說:「唱誦「嗡」是一種反催眠:它以倒車擋的方向移動。」  
  過程看似相同,但是轉動裝置卻是相反的。它是如何變得相反的?如果你持續唱誦它,慢慢地你將變得寧靜、覺知與細緻,那麼就沒有人能夠催眠你。這時候你已經超越傳教士或政客這些毒害者之上。這個片刻,你首次成為一個獨立的個體,於是你變得小心謹慎。你如履薄冰的踏著每一步,小心地往前,因為有數以百萬的陷阱圍繞在你的周圍。 
  唱誦「嗡」並且在這個聲音中靜心如何有助於消除惰性呢?  
  它有幫助,它當然有幫助,因為當你第一次唱誦「嗡」並且觀照、靜心時,你生命中的第一個努力似乎帶給了你滿足感與成就感。唱誦它使你感到如此的快樂與喜悅,可以說這第一個努力已經成功了。這時候新的興趣來了;而灰塵正被掃除,你有了新的勇氣與新的信心,你同時也正想做些什麼,實現某些事。不再是每件事都做不到的情況了。 
  你為什麼會有性慾或肉慾?有性慾是因為你累積能量,沒有用掉的能量,而你不知道如何處理它。因此,很自然的能量累積再第一個性能量中心,因為你不知道其它的能量中心你也不知道如何讓能量向上流動。 
  能量必然要往更高處去。你必須成為一個蛻變者:透過你,自然本質必定要蛻變到超自然現象;唯有如此才有意義。透過你,物質一定會轉變為意念;意念一定要轉變為超意念。透過你,自然本質必定要達到超越自然的狀態:最低的必定要成為最高的。唯有如此才有意義…一種重大意義的感覺。那麼,你的生命中開始有了更深的意義。你不是沒有價值的;你不是污垢。你是神性的。你是大師們的大師。帕坦伽利是神性的。而你成了大師們的主人。 
  「嗡」是如何在這上面有所幫助的?在這聲音中靜心又如何對這有所幫助呢?一旦你開始在「嗡」聲中靜心,其它的能量中心變會開始運作。 
  當能量流動起來時,內在的你將變成為一個圓圈。如此一來,性能量中心就不再是唯一運作的中心。你全身成了一個圓圈。能量從性能量中心上昇到第二個能量中心,然後第三、四、五…直到第七個中心;然後再從第七個中心來到第六、五、四、三、二、一。能量成了一個內圈且行經每一個能量中心。 
  這是因為被累積的能量升高了。能量往高層而去,就像水壩一般。河流的水繼續往水壩累積,水壩沒有讓水流掉。水於是越來越高;流經其它的中心、你身體裡其它的能量中心於是逐漸打開…因為當能量流動時,它們成了動力,像發電機一樣。於是它們就開始運作了。  
  帕坦伽利說:如果你帶著覺知唱誦「嗡」,妄想將會消失不見。它是如何發生的?妄想表示你處於夢境中-你迷失了。你的人已經不在了:只有夢在。如果你在「嗡」上靜心,你發出「嗡」的聲音,並且成為觀照者,你人在那裡,你的「在」將不允許任何夢幻出現。無論何時,都不會有幻夢。即使當夢幻出現時,你也不是它。你與夢幻無法在一起。當你在時,夢幻將消失。或者反之,你得消失。兩者無法同時存在:夢幻與覺知從來不相會。那也就是為什麼藉著「嗡」的觀照,妄念就消失了。 
  無能也是一樣的道理,一直覺得自己很沒用:那就是無能。你覺得自己沒有辦法做任何事;覺得自己毫無價值,沒用。你或許假裝自己是個大人物,但是你假裝的底下正顯示你自己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是。你或許假裝自己很有權力,然而你的假裝顯示出來的沒別的正是隱藏的那個部分。 
  當你唱誦aumkar-「嗡」時,你會首次感覺到你不在是個孤島。你成為整個宇宙之音的一部分。你首次感覺到自己是強而有力的,而且這個強壯不需要暴力、不需要侵略。事實上,一個真正有力量的人從來不會有侵略性。只有無能的人會變用侵略性來證明他們自己是強而有力的。 
  你總是斷斷續續的做事;開始做一件事,然後就停下來,然後又開始,繼之又停止。這樣的不穩定性將會一事無成。一個人必須要堅持繼續不斷的在同一個點上鑽洞。如果你停止努力,幾天之後你的頭腦又得從心開始學習,它會自動倒帶、它會鬆弛下來。你做某件事幾天,然後丟下它。當你再回來時,你將重新被丟回最開始所做的事。你做了許多卻什麼也沒完成。「嗡」會讓你嚐到一些味道。 
  「嗡」靜心,帕坦伽利說,你將首此感到被丟進宇宙中。那個味道將成為你的快樂,同時不穩定性將會消失。那也就是為什麼他會說,唱誦「嗡」,並且觀照這個聲音的一切,障礙就消除了。 
  「痛苦、絕望、顫抖、不規律的呼吸都是狂亂意念的徵兆。」 
  這些都是徵兆。極度的痛苦:總是充斥著焦慮不安、撕裂、憂慮的念頭、悲傷、絕望;身體內在的能量隱隱顫抖著,因為當身體能量沒有以圓圈的方式流動時,你就會微細的顫抖、發抖著、恐懼以及不規則的呼吸。於是你的呼吸就無法有規律。它無法成為一首歌;它無法和諧融洽。 
  這些都是狂亂意念的徵兆,而能夠對抗這些徵兆則需要一個歸於中心的意念。唱誦「嗡」會使你歸於中心。你的呼吸將變得有規律。你身體的顫抖將會消失;你不會總是神經質或擔憂緊張。快樂取代悲傷,臉上毫無理由的綻放出喜悅與微微的幸福感。你就是開心:只是在這裡就值得快樂。你要求的不多,取代痛苦的將是祝福與喜樂。 
  這些狂亂意念的徵兆能夠藉著一種靜心原理而移除掉。這個原理就是:靈氣-「嗡」;pranava-Aum-宇宙的聲音。
資料取材:奧修瑜珈
"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倦怠無力是最大的障礙之一,但是透過念誦「嗡」,無力感會消失。「嗡」會在你內在創造出「濕婆林伽-Shivalinga」,蛋形能量圈。當你變得越能觀察細微你甚至看得到它。當你花幾個月的時間,閉上眼睛念誦「嗡」且靜心,你將會看到內在的你-身體消失了,只剩下生物能量的電流狀態。那個形狀就是濕婆林伽的蛋形。 
  當這個現象出現時,你的倦怠無力感就消失了。因為你已經處於較高的能量層。這時你你經能往高處爬,光是用講的已經無法滿足你了;你必須要去實現某些事。而你的能量是如此高,所以此刻已經有能力去完成某些事了。 
  一個凡事不確定、無法做決定的人就是處於sanshaya -不肯定中。這不是不信任,因為信任是信任某人。這是沒有自信心;你不信任自己。兩者是不同的。因此,無論做什麼事你總是無法確定做還是不做,你總猶豫坐它好呢?還是不做好?…優柔寡斷。帶著優柔寡斷的態度,你無法進入帕坦伽利的途徑。你必須有決斷力,你必須做決定。困難是當然的,因為你內在的一部分總是會說不。因此要如何做決定呢?儘你可能的仔細考慮;儘你所能的給它足夠的時間。周全的考慮所有的可能性與可選擇性,然後做決定。一但你做了決定,就丟掉所有的懷疑。 
  在那之前,做這個:帶著懷疑的態度懷疑任何你能夠懷疑的事。周全的考慮所有的可能性然後選擇。當然,一開始時,是不可能有完整的決定。它會是一個主要的決定;你過半數的頭腦會接受的決定。一但決定了就絕不要在疑惑。懷疑會在你的頭腦昇起,你只要說:「我已經決定了-結束了。它不是一個完整的決定;並非所有的疑慮都消除了。但是我已經做了所有我能做的。我已經儘我所能的仔細思索過了,而且我已經做了選擇了。」 
  一旦你做了選擇就不要再給懷疑任何協助,因為懷疑是因為你的協助而生存著的。你不斷的支援它能量,一再一再的考慮它。於是就變得猶豫不決。優柔寡斷是個很不好的狀態;你處在一個非常糟的情況中。如果你無法決定任何事情,你如何做事呢?你如何行動呢? 
  「嗡」的靜心能夠有所幫助嗎?它有幫助,因為一旦你變得寧靜、平和、容易下決定。那麼你就不再屬於烏合之眾、不再處於混沌中:許多雜音同時出現著,而你卻不知道哪個是你自己的聲音。透過「嗡」,反覆吟誦,在這個聲音中靜心,這些雜音會變得寧靜下來。許多聲音-此刻你看得出那些都不是你的聲音。你的母親正在說話、父親也在說話、你的兄弟、老師:它們都不是你的聲音。你可以很容易地將它們拋開,它們不需要你任何的注意力。當你因為吟誦「嗡」而寧靜下來時,你是被保護著的、沉著的、安靜的、穩定的。在那樣的沉穩中,你知道哪一個是你真正的聲音、哪一個聲音是來自你自己、哪一個是正牌的。 
  要處處小心謹慎。「嗡」如何幫助你小心警覺呢?它會剝落掉圍繞你周圍的催眠。事實上,如果你只是反覆念誦「嗡」而沒有靜心,它將會變成催眠:這就是一般念誦咒語與帕坦伽利之間不同的地方。吟誦它並且保持覺知。 
  當你唱誦「嗡」並且保持覺知時,「嗡」的聲音與它的反覆唱誦將會成為一種反催眠力。它將會摧毀掉所有存在你周圍被這個社會、這些操縱者與政客所製造的催眠。你將會從催眠狀態下醒過來。 
  有一次在美國,有人問維偉卡南達(Vivekananda印度哲者):「一般的催眠和你的唱誦「嗡」有什麼不同?」 
  他說:「唱誦「嗡」是一種反催眠:它以倒車擋的方向移動。」  
  過程看似相同,但是轉動裝置卻是相反的。它是如何變得相反的?如果你持續唱誦它,慢慢地你將變得寧靜、覺知與細緻,那麼就沒有人能夠催眠你。這時候你已經超越傳教士或政客這些毒害者之上。這個片刻,你首次成為一個獨立的個體,於是你變得小心謹慎。你如履薄冰的踏著每一步,小心地往前,因為有數以百萬的陷阱圍繞在你的周圍。 
  唱誦「嗡」並且在這個聲音中靜心如何有助於消除惰性呢?  
  它有幫助,它當然有幫助,因為當你第一次唱誦「嗡」並且觀照、靜心時,你生命中的第一個努力似乎帶給了你滿足感與成就感。唱誦它使你感到如此的快樂與喜悅,可以說這第一個努力已經成功了。這時候新的興趣來了;而灰塵正被掃除,你有了新的勇氣與新的信心,你同時也正想做些什麼,實現某些事。不再是每件事都做不到的情況了。 
  你為什麼會有性慾或肉慾?有性慾是因為你累積能量,沒有用掉的能量,而你不知道如何處理它。因此,很自然的能量累積再第一個性能量中心,因為你不知道其它的能量中心你也不知道如何讓能量向上流動。 
  能量必然要往更高處去。你必須成為一個蛻變者:透過你,自然本質必定要蛻變到超自然現象;唯有如此才有意義。透過你,物質一定會轉變為意念;意念一定要轉變為超意念。透過你,自然本質必定要達到超越自然的狀態:最低的必定要成為最高的。唯有如此才有意義…一種重大意義的感覺。那麼,你的生命中開始有了更深的意義。你不是沒有價值的;你不是污垢。你是神性的。你是大師們的大師。帕坦伽利是神性的。而你成了大師們的主人。 
  「嗡」是如何在這上面有所幫助的?在這聲音中靜心又如何對這有所幫助呢?一旦你開始在「嗡」聲中靜心,其它的能量中心變會開始運作。 
  當能量流動起來時,內在的你將變成為一個圓圈。如此一來,性能量中心就不再是唯一運作的中心。你全身成了一個圓圈。能量從性能量中心上昇到第二個能量中心,然後第三、四、五…直到第七個中心;然後再從第七個中心來到第六、五、四、三、二、一。能量成了一個內圈且行經每一個能量中心。 
  這是因為被累積的能量升高了。能量往高層而去,就像水壩一般。河流的水繼續往水壩累積,水壩沒有讓水流掉。水於是越來越高;流經其它的中心、你身體裡其它的能量中心於是逐漸打開…因為當能量流動時,它們成了動力,像發電機一樣。於是它們就開始運作了。  
  帕坦伽利說:如果你帶著覺知唱誦「嗡」,妄想將會消失不見。它是如何發生的?妄想表示你處於夢境中-你迷失了。你的人已經不在了:只有夢在。如果你在「嗡」上靜心,你發出「嗡」的聲音,並且成為觀照者,你人在那裡,你的「在」將不允許任何夢幻出現。無論何時,都不會有幻夢。即使當夢幻出現時,你也不是它。你與夢幻無法在一起。當你在時,夢幻將消失。或者反之,你得消失。兩者無法同時存在:夢幻與覺知從來不相會。那也就是為什麼藉著「嗡」的觀照,妄念就消失了。 
  無能也是一樣的道理,一直覺得自己很沒用:那就是無能。你覺得自己沒有辦法做任何事;覺得自己毫無價值,沒用。你或許假裝自己是個大人物,但是你假裝的底下正顯示你自己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是。你或許假裝自己很有權力,然而你的假裝顯示出來的沒別的正是隱藏的那個部分。 
  當你唱誦aumkar-「嗡」時,你會首次感覺到你不在是個孤島。你成為整個宇宙之音的一部分。你首次感覺到自己是強而有力的,而且這個強壯不需要暴力、不需要侵略。事實上,一個真正有力量的人從來不會有侵略性。只有無能的人會變用侵略性來證明他們自己是強而有力的。 
  你總是斷斷續續的做事;開始做一件事,然後就停下來,然後又開始,繼之又停止。這樣的不穩定性將會一事無成。一個人必須要堅持繼續不斷的在同一個點上鑽洞。如果你停止努力,幾天之後你的頭腦又得從心開始學習,它會自動倒帶、它會鬆弛下來。你做某件事幾天,然後丟下它。當你再回來時,你將重新被丟回最開始所做的事。你做了許多卻什麼也沒完成。「嗡」會讓你嚐到一些味道。 
  「嗡」靜心,帕坦伽利說,你將首此感到被丟進宇宙中。那個味道將成為你的快樂,同時不穩定性將會消失。那也就是為什麼他會說,唱誦「嗡」,並且觀照這個聲音的一切,障礙就消除了。 
  「痛苦、絕望、顫抖、不規律的呼吸都是狂亂意念的徵兆。」 
  這些都是徵兆。極度的痛苦:總是充斥著焦慮不安、撕裂、憂慮的念頭、悲傷、絕望;身體內在的能量隱隱顫抖著,因為當身體能量沒有以圓圈的方式流動時,你就會微細的顫抖、發抖著、恐懼以及不規則的呼吸。於是你的呼吸就無法有規律。它無法成為一首歌;它無法和諧融洽。 
  這些都是狂亂意念的徵兆,而能夠對抗這些徵兆則需要一個歸於中心的意念。唱誦「嗡」會使你歸於中心。你的呼吸將變得有規律。你身體的顫抖將會消失;你不會總是神經質或擔憂緊張。快樂取代悲傷,臉上毫無理由的綻放出喜悅與微微的幸福感。你就是開心:只是在這裡就值得快樂。你要求的不多,取代痛苦的將是祝福與喜樂。 
  這些狂亂意念的徵兆能夠藉著一種靜心原理而移除掉。這個原理就是:靈氣-「嗡」;pranava-Aum-宇宙的聲音。
資料取材:奧修瑜珈
"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