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雕刻 花開的聲音
關於部落格
落盡繁華識實相 心靈解碼見真如
  • 280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胡茵夢與克里希那.穆提的因緣

 一九九年,也就是克里希那十四歲那年,因為他的父親是通神學會的會員,因此他和尼亞時常到阿迪亞爾總部附近的沙灘遊玩。當時「通神學會」的負責人除了貝贊特夫人之外,還有一位名叫賴德拜特的通靈人,他能看到人體的靈光,還能從靈光鄰斷一個人靈性進化的程度,他的著作頗豐,被西方玄學界譽為最權威的眼通。臺灣有一本由老古出版社譯成的《生命的神光》,就是他的著作,原文應該譯成「念相」(Thought form)。 
        尋找彌勒尊者的第三個肉身,後來就成了賴德拜特的任務。有一天在總部附近的沙灘上,賴德拜特突然發現克里希那的靈光極不尋常,已經沒有一絲一毫的自私色彩,尼亞的靈光也很純淨,於是他和貝贊特夫人商量,準備將兩個男孩接到英國撫養,準備訓練克里希那穆提將來成為彌勒尊者的第三個容器。在父親的欣然同意之外,兩個男孩的命運,就這麼不可思議地被註定了。 
        勒琴斯夫人是英國上流社會的貴族,她的父親是英國駐印度的總督,丈夫則是著名的建築師。克里希那和尼亞就在勒琴斯夫人的悉心照顧之下,逐漸適應了英國上流社會的生活。他們擁有私人教師,穿著毫無暇疵,培養出最佳禮儀,能說流利的英語和法語,他們打高爾夫球,到歐洲各處遊玩。在這種種的享受和明星式的待遇下,克里希那穆提卻從來沒有快樂過。他依舊是一個害羞、體恤而又溫柔的大男孩,也依舊是所有考試都不及格。他天生的空性,使他無法像一般年輕人一樣,憑著背誦和記憶來通過考試。最後他好不容易進入倫敦大學和梭爾邦大學,結果還是還是不能完成學業。 
        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以後,「通神學會」在全球的會員,愈來愈期盼彌勒尊者的大能快速降世救劫,於是克里希那穆提的責任也愈形沉重。他被嚴密地保護著,永遠有兩個人跟著他,連搭火車時,緊鄰的車廂都坐滿了隨從。 
        尼亞和哥哥截然不同,他極為聰明,善於考試唸書,又不必成為救世主,所以他和一般人一樣,渴望結婚生子的正常生活;但是這些夢想都被否決了,因為他必須負責保護和照顧哥哥。 
        尼亞的身體一向不好,後來染上了肺結核,醫生建議他搬到美國加州聖巴巴拉山谷區的歐亥,兄弟倆就在一間叫做「松舍」的小木屋暫往下來。 
        一九二二年的八月,奇怪的現象開始發生,克里希那突然進入一種急遽的「意識轉化」期。十七日至二十日從早到晚他都陷入一種既痛苦而又不可解的狀態,他的身體變得極度敏感。當時周遭的人包括尼亞、鄰居沃靈頓(也是「通神學會」的會員)、和一名十九歲的美國女孩羅莎琳都不知所措。克里希那的敏感度突然微細到連人們的負面意念都承受不住,有時陷入出神狀態,有時抱怨灰塵太多;有時冷熱交戰,又有時變得死寂。似乎有一股巨大的能量,順著他的脊柱快速往頭頂竄升,他感覺後頸和頭頂劇痛,又沒有任何辦法停止這個過程,只好承受起一切。 
        二十日晚上,當情況惡化到極點時,沃靈頓突然有種靈感,他建議克里希那到外面的一棵胡椒樹下靜坐,克里希那照做了。不久,他的神識突然離開自己的身體,飄浮到胡椒樹上。這時天空出現一顆明星,在一種交雜著狂喜而又平靜的狀態下,他見到了彌勒尊者,也感受到佛陀的磁力。他終於在奇特的生命歷程中,初次嘗到真愛的滋味,從此以後,他對於自己將要扮演的角色才開始具有信心。而目擊那次轉化過程的其他三個人,也有了明顯的改變。 
        對於那三天所發生的事,貝贊特夫人和賴德拜特都無法提供完整的解釋,最接近的推測,可能是「拙火」人類先天潛存的生命能在克里希那的體內升起了。這個大能具有改變人類身心的效果,當一個人的意識進化到某種程度時,大能就會自動升起。「拙火」的過程非常危險,類似一種死後的再生。克里希那的過程一直持續到十一月份,而他的信心也愈加堅定。 
        一九二五年的十一月,克里希那又面臨了另一次巨大的轉捩點。尼亞的健康情況不斷在惡化中,克里希那當時必須離開加州到印度演說,十分不情願地,他上了船。當船到達蘇伊士運河時,電報傳來了尼亞的死訊。 
        據旁觀者的描述,克里希那當時陷入極度的傷痛,不但最親愛的伙伴離去,他整個的信仰系統也面臨瓦解,因為他的指導靈以及他的彌勒尊者都再三保證尼亞絕不會死。當船到達可倫坡時,克里布那突然在傷痛的巨大能量中頓悟,從此他的般若慧觀開始萌芽、茁壯。 
        同一時期,「通神學會」的內部也搞得愈來愈不像話。腐敗似乎是通靈人不可避免的詛咒,因為他們沒有空性和究竟的智慧,所以必定落入自己的權慾和剝削他人的快感中,而且玄學體系的階級制度遠比任何專制政體還要霸道不公,克里希那內在的叛性隨著「通神學會」成員的自我膨脹開始逐漸覺醒。 
        一九二九年的八月三日,克里希那宣布解散專門為他設立的「世界明星社」,他退還所有信徒的捐款,即使一無所有也絕不再成立任何宗教組織,因為真理不在任何人為組織中,真理是無限的,純屬個人的了悟,一旦落入組織或上師崇拜,人們的心智就開始僵化、定形、軟弱、殘缺。在那一次的宣布中,他首次透靈內心的領悟,他說明他的任務就是要來解放人類,幫助受苦的生命從所有的恐懼和局限中釋放,真正體嘗至愛、大樂和進入實相的況味。另一項驚人的宣布是,他否定了所有過去的通靈經驗,因為凡所有相皆是虛妄,通靈經驗是人類接受了傳統的暗示和過去習性的策動,而投射出來的念相。從此這位被揀選充當「世界導師」的克里希那穆提,才真正開始光華四射。 
        「通神學會」就在自創的尷尬劇中日漸沒落,但是不可否認的,賴德拜特的慧眼也確實識出了克里希那穆提這位英雄,雖然「英雄」這類的讚譽是克里希那最不在乎的,他常說,「什麼都不是的人,才能真正嘗到快樂的滋味。」 
        一九三九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面對世界的動亂、人類的自相殘殺,克里希那感到刺骨的哀傷,在那份哀傷中,還有更超然而冷靜的深思,他開始探索發展真正的教誨,他要用最簡單而直接的語言,帶領人們進入他所存在的那種不可思議的境界。於是他開始嘗試不同的禪定方法,對於自己的意識和感官也做了無數的實驗。就在同時,他結交了赫胥黎、嘉寶、卓別林、亨利米勒等朋友,米勒曾經這樣形容過克里希那:「能認識克里希那穆提,比認識其他任何人都要光榮.......。」還有不計其數的歐美知識份子,那些最為多疑的心智,都曾經引用了極為誇張的讚美詞,來形容和克里希那相識的感受。 
        六年代反物質文明的巨浪開始衝擊著歐美的社會,當時有非常多的「花童」,起初都極為崇拜克里希那穆提,期望他能帶領他們進入「立即涅槃」,但是隨後就失望了,因為克里希那的教誨,與他們的上師崇拜、迷幻享樂主義和逃避世俗是互相違背的。但是有不少真正具備探索和洞悉能力的菁英份子,包括研究量子力學的物理學者大衛博姆,以及研究心理分析的專家學者,都開始密切注意克里希那的教誨,也就是在這個年代裡,他的教誨益發地透徹、清晰了。 
        克里希那極為強調兒童教育,在這些天真的赤子還沒有受到世俗、傳統、野心、競爭和恐懼的污染以前,就要提供他們一個自由無懼的環境,讓他們真正懂得什麼叫做創造力、快樂和關愛,然後這個世界才能有真的新人類出現,一個全然不同的淨土才能在地球示現。 
        這位慈悲與智慧化身的人類導師,窮其一生企圖帶領人們進入他所達到的境界,直到九十歲圓寂之前,都還在不停地奔波。印度的佛教徒肯定他是「中觀」與「禪」的導師,印度教徒則承認他是徹悟的覺者,近代最偉大的靈性導師。 
        一九八六年二月十六日晚九點整,克里希那穆提不可思議的一生結束了。留下來的,是一個有待人們解開的謎;到底菩薩是借助無形的神秘力量示現其一生的,或是完全靠自力達到的境界,還是二者的融為一體。 
        這個謎就是克里希那穆提希望我們親自去探索的領域。他教誨的重點是,人人皆有能力靠自己進入這個領域,而所謂的上帝、真相、真理、實相或道,都共同指向同一境界。 
        對於我個人而言,在遍訪名師、五十三參的過程中,我已經清楚地知道,克里希那穆提確實不愧為「新時代的導師」,雖然他只承認自己是眾人的朋友。 
        譯者註:克氏常用「我們」二字來代替第一人稱的「我」,藉以顯示自我感的消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