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雕刻 花開的聲音

關於部落格
落盡繁華識實相 心靈解碼見真如
  • 278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打坐~認識自我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993300; LETTER-SPACING: 0pt"><font size="3">打坐~認識自我(清海無上師)<br /></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pt"><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事實上當我們很快樂時,很難打坐;當我們很痛苦時,也很難打坐,所以我們才要時時保持平和的心境,這樣才不會產生太極端的情感,以致忘了真正的快樂是在內邊。真的如是!<br /></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pt"><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不論我們多麼愛某人或某人多麼愛我們,有時候他們也會令我們失望,然後造成痛苦,也許是我們誤會對方,也可能是事實,但痛苦總是難免。即使對方是我們的小孩或先生,如果我們真的想要博得他們的愛,那我們就得像個奴隸一樣,全天候滿足他們的每個需求,討取他們的歡心,然後他們也許就會留在我們身邊,只是「也許」而已。<br /></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pt"><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有時候小孩也會給父母帶來麻煩,因為他們誤會父母,或是希望父母整天陪著他們,把全部的時間都留給他們。如果偶爾父母不能滿足他們,他們就不理不睬了。所以,有時候連小孩也會造成父母很多痛苦。有時夫妻之間也會給彼此帶來痛苦,因為期望太多,或即使只是一般的情況而已,也會如是。<br /></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pt"><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人是不容易滿足的,譬如說今天有某個人愛戀你,你就期望明天他也一樣愛你,或者更愛你。不過,明天發生了一些事情,使得他心情煩躁、悶悶不樂,又不想和你講話,不一定是你的錯,而你卻說:「如果你不在乎我,那我又何必在乎你!」雙方都講這樣的氣話,然後兩個人就分手了;或是覺得對方不好,於是得花好幾天的時間才能夠重修舊好,也許永遠也好不了。有時候人們只是為了一點小事就分手了,然後造成很大的痛苦;並非分手後不會造成痛苦,如果這樣的話,那還好,然而,事實上痛苦是無可避免的。<br /></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pt"><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事實上如果我們真正信靠內在的快樂,就會一切俱足,然後我們再也不會感到失望,也不需要依賴任何人。如果我們所愛的人願意和我們在一起,那很好;如果他們不願意,也沒關係,我們內心不會感到那麼悲痛難忍。<br /></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pt"><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所以,我們所有的痛苦、悲傷和不幸並非是外面的情況或別人所造成的,而是肇因於自己內在的無明,我們對每個人和每件事期待太多,才會感到失望。因此,快樂的唯一源頭是在我們內邊。每次打坐時,要儘量和那個源頭溝通。為了你們自己著想,為了獲得快樂和滿足,必須經常和裡面的喜悅中心溝通,那是明師力量的所在,是宇宙所有奇蹟發生的源頭,是孕育所有慈悲愛力的處所,也是潛藏著一切真善美、等待你們來發掘的地方。<br /></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pt"><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否則,我們遲早都不免一死,至於死後魂歸何處,誰知道呢?至少活著的時候,我們要過一個很有價值的人生,我們要活得快樂,要快快樂樂地過一輩子,這樣才不辱我們身為人類、身為萬物之靈的尊嚴。在這個娑婆世界,我們是萬物之王,或許我們還不知道我們是不是宇宙之王,也許不是,不過至少在這裏我們是萬物之王,所以我們必須以人類應有的尊嚴來過自己的人生,而不應該事事害怕,也不應該那麼愚昧無知,讓自己活在苦難中。更何況我們內在都有這種寶藏,隨時都可以加以運用。<br /></font></span><font size="3"><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pt">&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這就是打坐的唯一目的</span><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p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pt">讓我們認識自我、認識真正的快樂。並不是因為師父這麼說,你們就必須服從,你們聽從師父,是因為這樣對你們好,不過你們也必須知道原因,要知道這全是為了你們好,而不是為了師父;你們聽不聽,師父不會在意。如果你們不想打坐,那就算了,那是你們自己的生活,我無權控制你們,而且我也不想這麼做。如果你想控制別人,就會和他一起被綁,就像員警為了要看住犯人,他和犯人的行動都會受到限制一樣。我可不想處在那種情況。<br /></span></font><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pt"><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所以,不論我告訴你們什麼,都是為了你們好,如果你們聽了覺得合邏輯,也瞭解了,那就去做,不要認為是出自我的強迫才去做。這是一種榮耀、一種恩典,能夠知道這種祕密,是我們生命中最幸運的事!它不是出於強迫,也不是買賣交易或義務。能夠這麼輕易地就找到這個解脫所有痛苦的法門,是我們生生世世以來最大的恩典、最幸運的事了!所以要好好修行,就是這樣。(大眾鼓掌)</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pt"><font size="3">有時候我工作到很晚,也許半夜十二點或淩晨一、二點,我在睡前還是有打坐。除了在盡我的責任和工作本分外,我時時都很想打坐,我從不覺得自己不該打坐,或覺得打坐是件苦事,從來沒有!單就身體上來說,打坐就已經是很快樂的事了,可以讓我們放鬆和充電,更不用說可以讓我們成佛或什麼的。<br /></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pt"><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如果一天沒打坐,在經過整天的疲憊和社會上否定的氣氛帶給我們精神的各種疲勞轟炸後,我們絕對無法恢復元氣。所以,如果你感到疲累不堪或是有什麼問題,別向我抱怨,都是打坐不夠造成,那是你必須付出的代價。剛開始修的人,也許會坐不定,不過你越打坐,就會越覺得這是最殊勝的法門。現在即使有人給你一百萬,要你換師父或換法門,你也不要,你絕對不要,因為你已經明白其中的殊勝。你不會謊說這個法門不適合你,即使你打坐很不好,不過你知道這是自己的錯(師父及大眾笑),知道得一清二楚。<br /></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pt"><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當你們深切地返照省思後,就會發現觀音法門是那唯一的法門,對嗎?它就是最完滿的句點,無需再爭辯什麼,也沒有「但是、不過、然而…」,我們知道要找的就是它!那是我們內心的感覺,是我們清楚知道的,也是我們唯一最有把握的事。所以,如果你們有這種感覺,就會明白這些情況,不需要我告訴你們。<br /><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oceanicboy&amp;f=3068751&amp;i=116244428"><img height="343" src="http://pics9.blog.yam.com/6/userfile/o/oceanicboy/album/146aa1bcb169c9.jpg" width="538" alt="" /></a></font></span></div>
<span style="FONT-SIZE: 10pt; 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pt">資料取材:</span><span style="FONT-SIZE: 10pt; 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pt">http://godsdirectcontact.us/sm21/cnews/www/139/mt-2.htm</span>
繼續閱讀
有時候我工作到很晚,也許半夜十二點或淩晨一、二點,我在睡前還是有打坐。除了在盡我的責任和工作本分外,我時時都很想打坐,我從不覺得自己不該打坐,或覺得打坐是件苦事,從來沒有!單就身體上來說,打坐就已經是很快樂的事了,可以讓我們放鬆和充電,更不用說可以讓我們成佛或什麼的。
        如果一天沒打坐,在經過整天的疲憊和社會上否定的氣氛帶給我們精神的各種疲勞轟炸後,我們絕對無法恢復元氣。所以,如果你感到疲累不堪或是有什麼問題,別向我抱怨,都是打坐不夠造成,那是你必須付出的代價。剛開始修的人,也許會坐不定,不過你越打坐,就會越覺得這是最殊勝的法門。現在即使有人給你一百萬,要你換師父或換法門,你也不要,你絕對不要,因為你已經明白其中的殊勝。你不會謊說這個法門不適合你,即使你打坐很不好,不過你知道這是自己的錯(師父及大眾笑),知道得一清二楚。
        當你們深切地返照省思後,就會發現觀音法門是那唯一的法門,對嗎?它就是最完滿的句點,無需再爭辯什麼,也沒有「但是、不過、然而…」,我們知道要找的就是它!那是我們內心的感覺,是我們清楚知道的,也是我們唯一最有把握的事。所以,如果你們有這種感覺,就會明白這些情況,不需要我告訴你們。
資料取材:http://godsdirectcontact.us/sm21/cnews/www/139/mt-2.htm" meta-author="oceanicboy"> 分享至facebook

打坐改變腦結構增智慧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FONT-WEIGHT: normal; COLOR: #993300"><font size="3">打坐改變腦結構增智慧<br /></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美國科學家的一些最新研究發現,冥想打坐不但可以放鬆你的精神和安穩你的心靈,還改變你大腦的結構並增進你的智慧。</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習練過冥想打坐的人都說,煉功使他們精力充沛,有些人表示他們只需要短暫的睡眠即可。雖然許多研究顯示,打坐時腦部活動的腦波形式改變了,且神經元自發放電節率會協調一致,但打坐是否真的會起到像睡眠一樣使人恢復精力的作用?<br /></font></span><font size="3"><span style="COLOR: navy">&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據新科學家網站報導,美國肯塔基大學(</span><span style="COLOR: navy">University of Kentuck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的歐哈爾(</span><span style="COLOR: navy">Bruce O</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Hara</span><span style="COLOR: navy">)與同事,通過「心理動作警覺作業(</span><span style="COLOR: navy">psychomotor vigilance task</span><span style="COLOR: navy">)」肯定了以上的問題。這是一種公認的測試睡眠缺乏對人思考敏銳度的影響的研究方法,研究人員讓受試者盯著計算機屏幕,只要看到一個影像出現就馬上按鈕。一般情況下,人們會在</span><span style="COLOR: navy">200-300</span><span style="COLOR: navy">毫秒內反應,但是一個睡眠缺乏的人則會花很長的時間,甚至有時根本就沒意識到影像的出現。<br /></span></font><font size="3"><span style="COLOR: navy">&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歐哈爾等讓</span><span style="COLOR: navy">10</span><span style="COLOR: navy">個較為疲憊的受試者分別在經過</span><span style="COLOR: navy">40</span><span style="COLOR: navy">分鐘的睡覺、打坐、閱讀或者聊天後做以上的測試。令研究人員震驚的是,儘管所有的受試者都從來沒有習練過冥想打坐,但經過</span><span style="COLOR: navy">40</span><span style="COLOR: navy">分鐘打坐,他們馬上就有卓越的表演;而</span><span style="COLOR: navy">40</span><span style="COLOR: navy">分鐘的小睡後,受試者則需至少</span><span style="COLOR: navy">1</span><span style="COLOR: navy">小時候才能從朦朧中清醒過來,做出較好的表現;閱讀或者聊天對恢復精力沒任何幫助。<br /></span></font><font size="3"><span style="COLOR: navy">&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歐哈爾說,在冥想打坐</span><span style="COLOR: navy">40</span><span style="COLOR: navy">分鐘後受試者每個部份的測驗表現都得到了改善。在受試者一個晚上沒有睡覺的情況下,冥想打坐帶來的效果尤其驚人。科學家們目前還不知道,為何冥想打坐會使人精力充沛,他們正在研究每天花幾個小時冥想打坐的人,希望找到答案。<br /></span></font><font size="3"><span style="COLOR: navy">&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冥想打坐對大腦的結構到底有何影響?這仍然是個受爭議話題。麻省總醫院(</span><span style="COLOR: navy">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span><span style="COLOR: navy">)的拉若(</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ara Lazar</span><span style="COLOR: navy">)醫師及其同事,比較了有</span><span style="COLOR: navy">1-30</span><span style="COLOR: navy">年冥想打坐經驗和沒有打過坐的各</span><span style="COLOR: navy">15</span><span style="COLOR: navy">位志願者的大腦核磁共振圖(</span><span style="COLOR: navy">MRI</span><span style="COLOR: navy">)。<br /></span></font><font size="3"><span style="COLOR: navy">&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他們發現,冥想打坐真的增加了前額葉腦皮層(</span><span style="COLOR: navy">prefrontal cortex</span><span style="COLOR: navy">)和右前腦島(</span><span style="COLOR: navy">right anterior insula</span><span style="COLOR: navy">)等腦皮層區域的厚度,而這些區域是控制人的注意力和感知能力的地方。以前的研究曾顯示,一些著名的音樂家、運動員和語言學家的這些腦皮層區域都有增厚。<br /></span></font><font size="3"><span style="COLOR: navy">&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拉若認為,此項發現進一步證明,「練瑜珈的人並非只坐在那裏,甚麼事都不做。」拉若與歐哈爾都在</span><span style="COLOR: navy">11</span><span style="COLOR: navy">月美國首府華盛頓的神經科學會年度會議上,分別報告了自己的研究。<br /><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oceanicboy&amp;f=2057275&amp;i=81827244"><img style="WIDTH: 550px; HEIGHT: 356px" height="361" src="http://pics9.blog.yam.com/5/userfile/o/oceanicboy/album/145e5894a37863.jpg" width="555" alt="" /></a></span></font></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FONT-SIZE: 10pt; COLOR: navy">資料取材:大紀元記者悠遊編譯報導</span></div>
繼續閱讀
習練過冥想打坐的人都說,煉功使他們精力充沛,有些人表示他們只需要短暫的睡眠即可。雖然許多研究顯示,打坐時腦部活動的腦波形式改變了,且神經元自發放電節率會協調一致,但打坐是否真的會起到像睡眠一樣使人恢復精力的作用?
       據新科學家網站報導,美國肯塔基大學(University of Kentucky)的歐哈爾(Bruce OHara)與同事,通過「心理動作警覺作業(psychomotor vigilance task)」肯定了以上的問題。這是一種公認的測試睡眠缺乏對人思考敏銳度的影響的研究方法,研究人員讓受試者盯著計算機屏幕,只要看到一個影像出現就馬上按鈕。一般情況下,人們會在200-300毫秒內反應,但是一個睡眠缺乏的人則會花很長的時間,甚至有時根本就沒意識到影像的出現。
       歐哈爾等讓10個較為疲憊的受試者分別在經過40分鐘的睡覺、打坐、閱讀或者聊天後做以上的測試。令研究人員震驚的是,儘管所有的受試者都從來沒有習練過冥想打坐,但經過40分鐘打坐,他們馬上就有卓越的表演;而40分鐘的小睡後,受試者則需至少1小時候才能從朦朧中清醒過來,做出較好的表現;閱讀或者聊天對恢復精力沒任何幫助。
       歐哈爾說,在冥想打坐40分鐘後受試者每個部份的測驗表現都得到了改善。在受試者一個晚上沒有睡覺的情況下,冥想打坐帶來的效果尤其驚人。科學家們目前還不知道,為何冥想打坐會使人精力充沛,他們正在研究每天花幾個小時冥想打坐的人,希望找到答案。
       冥想打坐對大腦的結構到底有何影響?這仍然是個受爭議話題。麻省總醫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的拉若(Sara Lazar)醫師及其同事,比較了有1-30年冥想打坐經驗和沒有打過坐的各15位志願者的大腦核磁共振圖(MRI)。
       他們發現,冥想打坐真的增加了前額葉腦皮層(prefrontal cortex)和右前腦島(right anterior insula)等腦皮層區域的厚度,而這些區域是控制人的注意力和感知能力的地方。以前的研究曾顯示,一些著名的音樂家、運動員和語言學家的這些腦皮層區域都有增厚。
       拉若認為,此項發現進一步證明,「練瑜珈的人並非只坐在那裏,甚麼事都不做。」拉若與歐哈爾都在11月美國首府華盛頓的神經科學會年度會議上,分別報告了自己的研究。
資料取材:大紀元記者悠遊編譯報導
" meta-author="oceanicboy"> 分享至facebook

奇蹟的開始(下)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993300"><font size="3">奇蹟的開始(下)</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font size="3">  <span style="COLOR: navy">九月初葛吉夫來到聖彼德堡。我企圖問他在芬蘭發生的一切究竟是怎麽回事,他真的說了一些嚇著我的話嗎?我又為什麽被嚇著?</span></font></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如果是那樣的話,就表示你還沒準備好,」葛吉夫說。</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他不再進一步解釋。</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他這次來訪的談話重心是我們每一個人的「主要特徵」或「主要弱點」。</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葛吉夫在界定特徵時常有獨到的見解。這次我領悟到不是每一個人的主要特徵都能加以清楚界定,某些人身上的特徵可以深藏在種種正經的表現之下,以至於幾乎找不出來,那麽一個人就可以把自己視為他的主要特徵,正好比我可以把我的主要特徵叫做「鄔斯賓斯基」,或如葛吉夫一直稱呼的「Piotr Deminouch」。這是不會搞錯的,因為每一個人的「Piotr Deminouch」可以說都「圍繞在他的主要特徵四周」。</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每當有人不同意葛吉夫所指出為他的主要特徵時,他總是說,不同意的這個事實就顯示出他是對的。</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我不同意的只是你所說的真的是我的主要特徵嗎?」某人說道,「我知道自己的主要特徵糟糕得多,但我不反對別人也許看我正如你所描述的模樣。」</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你對自己一無所知,」葛吉夫對他說,「如果你認識自己就不會有那個特徵了,而且人們就是以我告訴你的那方式看你。但你沒有看出他們怎麽看你,如果你接受我對你指出的主要特徵,你就會知道別人怎麽看你。如果你找個方法去對抗、去摧毀這個特性,也就是摧毀它不由自主的顯現(葛吉夫強調這幾個字),你就能製造不是現在你給別人的印象,而是你想要的任何印象。」</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我們由此展開一場長談,討論一個人給別人的印象以及他怎樣製造出合意或不合意的印象。</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當別人在一個人身邊總是可以看出他的主要特徵,不論它多麽隱而不顯。當然他們並不總是能清楚界定它,不過他們的界定通常都很接近而且絕妙。拿綽號來說好了,綽號有時極能表明主要特徵。</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談到印象使我們再次探討「內在顧慮」和「外在顧慮」。</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當一個人困在他的主要特徵時,就不可能具有正確的外在顧慮,」葛吉夫說,「譬如說某某(他指出我們團裏的某個人),他的主要特徵是他從不在家(never at home),那麽他怎麽可能顧慮任何事或任何人?」</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我很驚訝這個特徵被葛吉夫如此藝術地表達出來,它已不再是心理學了,而是藝術。</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心理學本來就應該是藝術,」葛吉夫說,「心理學根本不可能只是一門科學。」</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他指出我們團裏另一個人的主要特徵是他根本不存在。</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你明白的,我沒有看到你,」葛吉夫說,「這不是說你一直如此,可是當你像現在這付樣子,你就根本不存在。」</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他對另一人說他的主要特徵是凡事總要與人爭辯。</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可是我才不爭辯呢,」這人立刻急切回答。</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我們都忍不住笑了。</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葛吉夫告訴另一個團員--就是被拿來充作分離個性與本質的實驗品,而想吃點覆盆子果醬的那個中年人--說他的主要特徵是沒有良心。</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隔天這個人說他去了民眾圖書館,查閱四種語言的百科大字典,看看「良心」是什麽意思。</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葛吉夫只搖了搖手。</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葛吉夫對另一人--即那人的實驗夥伴--說他不知羞恥,他立刻開了自己一個有趣的玩笑。</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在這段時間葛吉夫駐留在附近的Nevsky住所中,他受了嚴重風寒,所以我們分組到他的住處會面。</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他有一次說我們再這樣下去毫無意義,我們應該作個明確的決定,看是要跟隨他工作下去還是要徹底放棄這個方向,因為半正經(half-serious)的態度將會一事無成。他又補充說他只要和鄭重決定要對抗自己機械性和昏睡的人一起工作。</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到這個時候你們應該知道我不會對你們施加任何可怕的要求。不過,腳踏兩條船毫無意義,如果有誰不想清醒,那就至少讓他好好安睡。」</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他說要和我們個別談話,我們每一個人都必須對葛吉夫充分表明為什麽我們值得他來費心。</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你們以為也許這樣我會相當滿足,」葛吉夫說,「或者你們以為我沒有別的事好做,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們就嚴重誤解了。我還有許多事好做,假使我把時間花在這上頭,那只是因為我有明確的目標。目前你們應該明瞭我的目標是什麽,而且你們應該看出自己和我同不同路,我不會再多說什麽。但往後我將只和那些能助我達成目標的人一起工作,而只有堅決要對抗自己--亦即對抗機械性的人,才能有助於我。」</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談話到此結束,其後葛吉夫和團員談了約一星期之久。他和有些人談了很久,和其他人則沒談那麽久,最後幾乎每個人都留了下來。</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P--我在分離個性與本質的實驗中提及的中年男子--光榮地通過這測驗,很快變成團體中的活躍份子,只有偶爾走岔,顯出拘泥的態度或是只求「字面的瞭解」。</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只有兩個人放棄,他們好像被施了魔法,突然之間不再瞭解任何事情,而且對葛吉夫說的一切都覺得不對,對於其他成員則顯得冷漠無情。</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這種態度一開始還只是懷疑、不信任,最後卻演變成對我們的公開敵視,以及不知打從哪來的,充斥著意想不到的怪異指控,使我們大為驚愕。</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他們認為「我們凡事都保密」。我們無法告訴他們葛吉夫在他們不在場時所說的話,我們對葛吉夫編派他們,想使他不再信任他們,我們轉述與他們的一切談話,扭曲所有事實並且設法製造假像,使葛吉夫經常判斷錯誤。我們給葛吉夫對他們的錯誤印象,使他一點也看不到真相。</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在這同時葛吉夫也「變了一個人」,他和以前大不相同,變得嚴厲又吹毛求疵,對人都失去感情及興味。這一點尤其奇怪,因為就在這個時候,我們大部份團員都極富情感,對這兩個抗議份子尤其具有好感。</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我們試圖多次與葛吉夫討論他們,當聽到我們說他們覺得我們總是給他「製造錯誤印象」時,他笑個沒完。</font></span></div>
<span style="FONT-SIZE: 12pt; COLOR: navy">  「看看他們是怎樣評估這工作,」他說,「在他們眼中我是怎樣一個可憐的小白癡啊!我是多麽容易受騙!你們看看他們已經不再瞭解最重要的事情了。在這工作之中,老師不會受騙,這是一條律則,來自我們說過的知識和素質。如果我想要我可以騙你們,可是你們騙不了我,如果事實並非如此,你們就不會向我學習,反而是我像你們學習了。」<br /><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oceanicboy&amp;f=3068751&amp;i=116245094"><img height="179" src="http://pics9.blog.yam.com/6/userfile/o/oceanicboy/album/146aa1c53e435e.jpg" width="546" alt="" /></a></span>
繼續閱讀
  九月初葛吉夫來到聖彼德堡。我企圖問他在芬蘭發生的一切究竟是怎麽回事,他真的說了一些嚇著我的話嗎?我又為什麽被嚇著?
  「如果是那樣的話,就表示你還沒準備好,」葛吉夫說。
  他不再進一步解釋。
  他這次來訪的談話重心是我們每一個人的「主要特徵」或「主要弱點」。
  葛吉夫在界定特徵時常有獨到的見解。這次我領悟到不是每一個人的主要特徵都能加以清楚界定,某些人身上的特徵可以深藏在種種正經的表現之下,以至於幾乎找不出來,那麽一個人就可以把自己視為他的主要特徵,正好比我可以把我的主要特徵叫做「鄔斯賓斯基」,或如葛吉夫一直稱呼的「Piotr Deminouch」。這是不會搞錯的,因為每一個人的「Piotr Deminouch」可以說都「圍繞在他的主要特徵四周」。
  每當有人不同意葛吉夫所指出為他的主要特徵時,他總是說,不同意的這個事實就顯示出他是對的。
  「我不同意的只是你所說的真的是我的主要特徵嗎?」某人說道,「我知道自己的主要特徵糟糕得多,但我不反對別人也許看我正如你所描述的模樣。」
  「你對自己一無所知,」葛吉夫對他說,「如果你認識自己就不會有那個特徵了,而且人們就是以我告訴你的那方式看你。但你沒有看出他們怎麽看你,如果你接受我對你指出的主要特徵,你就會知道別人怎麽看你。如果你找個方法去對抗、去摧毀這個特性,也就是摧毀它不由自主的顯現(葛吉夫強調這幾個字),你就能製造不是現在你給別人的印象,而是你想要的任何印象。」
  我們由此展開一場長談,討論一個人給別人的印象以及他怎樣製造出合意或不合意的印象。
  當別人在一個人身邊總是可以看出他的主要特徵,不論它多麽隱而不顯。當然他們並不總是能清楚界定它,不過他們的界定通常都很接近而且絕妙。拿綽號來說好了,綽號有時極能表明主要特徵。
  談到印象使我們再次探討「內在顧慮」和「外在顧慮」。
  「當一個人困在他的主要特徵時,就不可能具有正確的外在顧慮,」葛吉夫說,「譬如說某某(他指出我們團裏的某個人),他的主要特徵是他從不在家(never at home),那麽他怎麽可能顧慮任何事或任何人?」
  我很驚訝這個特徵被葛吉夫如此藝術地表達出來,它已不再是心理學了,而是藝術。
  「心理學本來就應該是藝術,」葛吉夫說,「心理學根本不可能只是一門科學。」
  他指出我們團裏另一個人的主要特徵是他根本不存在。
  「你明白的,我沒有看到你,」葛吉夫說,「這不是說你一直如此,可是當你像現在這付樣子,你就根本不存在。」
  他對另一人說他的主要特徵是凡事總要與人爭辯。
  「可是我才不爭辯呢,」這人立刻急切回答。
  我們都忍不住笑了。
  葛吉夫告訴另一個團員--就是被拿來充作分離個性與本質的實驗品,而想吃點覆盆子果醬的那個中年人--說他的主要特徵是沒有良心。
  隔天這個人說他去了民眾圖書館,查閱四種語言的百科大字典,看看「良心」是什麽意思。
  葛吉夫只搖了搖手。
  葛吉夫對另一人--即那人的實驗夥伴--說他不知羞恥,他立刻開了自己一個有趣的玩笑。
  在這段時間葛吉夫駐留在附近的Nevsky住所中,他受了嚴重風寒,所以我們分組到他的住處會面。
  他有一次說我們再這樣下去毫無意義,我們應該作個明確的決定,看是要跟隨他工作下去還是要徹底放棄這個方向,因為半正經(half-serious)的態度將會一事無成。他又補充說他只要和鄭重決定要對抗自己機械性和昏睡的人一起工作。
  「到這個時候你們應該知道我不會對你們施加任何可怕的要求。不過,腳踏兩條船毫無意義,如果有誰不想清醒,那就至少讓他好好安睡。」
  他說要和我們個別談話,我們每一個人都必須對葛吉夫充分表明為什麽我們值得他來費心。
  「你們以為也許這樣我會相當滿足,」葛吉夫說,「或者你們以為我沒有別的事好做,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們就嚴重誤解了。我還有許多事好做,假使我把時間花在這上頭,那只是因為我有明確的目標。目前你們應該明瞭我的目標是什麽,而且你們應該看出自己和我同不同路,我不會再多說什麽。但往後我將只和那些能助我達成目標的人一起工作,而只有堅決要對抗自己--亦即對抗機械性的人,才能有助於我。」
  談話到此結束,其後葛吉夫和團員談了約一星期之久。他和有些人談了很久,和其他人則沒談那麽久,最後幾乎每個人都留了下來。
  P--我在分離個性與本質的實驗中提及的中年男子--光榮地通過這測驗,很快變成團體中的活躍份子,只有偶爾走岔,顯出拘泥的態度或是只求「字面的瞭解」。
  只有兩個人放棄,他們好像被施了魔法,突然之間不再瞭解任何事情,而且對葛吉夫說的一切都覺得不對,對於其他成員則顯得冷漠無情。
  這種態度一開始還只是懷疑、不信任,最後卻演變成對我們的公開敵視,以及不知打從哪來的,充斥著意想不到的怪異指控,使我們大為驚愕。
  他們認為「我們凡事都保密」。我們無法告訴他們葛吉夫在他們不在場時所說的話,我們對葛吉夫編派他們,想使他不再信任他們,我們轉述與他們的一切談話,扭曲所有事實並且設法製造假像,使葛吉夫經常判斷錯誤。我們給葛吉夫對他們的錯誤印象,使他一點也看不到真相。
  在這同時葛吉夫也「變了一個人」,他和以前大不相同,變得嚴厲又吹毛求疵,對人都失去感情及興味。這一點尤其奇怪,因為就在這個時候,我們大部份團員都極富情感,對這兩個抗議份子尤其具有好感。
  我們試圖多次與葛吉夫討論他們,當聽到我們說他們覺得我們總是給他「製造錯誤印象」時,他笑個沒完。
  「看看他們是怎樣評估這工作,」他說,「在他們眼中我是怎樣一個可憐的小白癡啊!我是多麽容易受騙!你們看看他們已經不再瞭解最重要的事情了。在這工作之中,老師不會受騙,這是一條律則,來自我們說過的知識和素質。如果我想要我可以騙你們,可是你們騙不了我,如果事實並非如此,你們就不會向我學習,反而是我像你們學習了。」
" meta-author="oceanicboy"> 分享至facebook

奇蹟的開始(上)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993300"><font size="3">奇蹟的開始(上)</font></span></div>
<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一九一六年仲夏在我們所有團員回憶起來,都是一段工作非常密集的時期。我們都覺得要加緊腳步,因為比起我們為自己設定的工作份量,我們所做的實在太少了。我們體會到能知道更多的時機可能稍縱即逝,就像它來的時候一般突然,所以我們設法在自己心裏增加工作壓力,在情況有利時盡力而為。</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我利用一些以前獲得的相關經驗展開一連串實驗或練習。我進行一連串短暫而密集的齋戒,我稱它「密集」是因為我並不是從衛生學的觀點著手,相反的,我給有機體最強的衝擊。此外我開始依照一個特定系統來「呼吸」,這種呼吸連同齋戒帶給我一些很有趣的心理結果,同時我也「重複」心靈祈禱的方法,它曾經大有助於我集中注意力以及觀察自己。此外我還利用一系列相當複雜的心智練習來集中我的注意力。我不在這裏詳述這些實驗和練習,因為它們畢竟是我摸索個人之道的嘗試,並不能確知會產生什麽結果。</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不過,所有這一切總和起來,加上我們的談話和聚會,使我處於一種不尋常的張力之中。而且在相當程度上也為我在一九一六年八月所經歷的一連串非凡的經驗做好鋪路。因為葛吉夫說話算話,我看到了事實,同時也瞭解當他說在事實之前有許多事情要先辦好是什麽意思。(注:見第一章)</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這些事情包括準備,包括瞭解某些觀念,包括處於某一種狀態,這一種狀態--情感上的--正是我們不明白的,亦即我們不明白它不可或缺,少了它事實就不可能發生。</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我現在遭遇非常棘手的問題,因為根本不可能描述這些事實本身。</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為什麽?</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我常常捫心自問,而我只能說它們其中有太多個人的成分,不可能為大眾共用,而且我相信這不僅是我個人如此,而是事實一向如此。</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我想起以前在某些人的自傳或筆記中,看到他們經歷過非凡的體驗卻拒絕描述,而說出如上的斷言時,總使我憤憤不平。他們一直在尋找奇跡,並且認為自己找到了,但當他們終於找到他們所尋覓的東西時,卻總是千篇一律說:「我找到了,但是我無法描述我所找到的。」--這在我看來總是做作又虛偽。</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而現在我發現自己面臨同樣的難題,我已經找到了我所追求的,我看到也觀察到完全超乎我們以為可能、可被承認、可被接受範圍之外的事實,而我卻不能對它們置一辭。</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這些經驗的主體在於它們的內容以及隨之而來的新知識,但即使對於外在層面我也只能做極概略的描述。如同前面所述,我在齋戒及其它實驗之後處於相當亢奮激動的狀態中,身體狀況也比以前不穩定。我造訪E.N.M.位於芬蘭的別墅,我們近來常在他位於聖彼德堡的住宅聚會,葛吉夫和八個團員正在那兒。傍晚時分我們試圖繼續講述自己的一生,葛吉夫非常嚴厲又辛辣,好像他正設法激怒每一個人,他尤其強調我們的懦弱與懶於思考。</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當他開始當著眾人的面轉述我推心置腹告訴他對於S博士的想法時,我尤其大受刺激。他所說的之所以令我非常不快,主要是因為我總是以類似的方式譴責別人。</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我推想大約十點左右他叫我、S博士和Z走進另一個隔離的房間,我們採取「土耳其式」的坐姿。葛吉夫開始向我們說明並示範一些姿勢和身體動作,我無法不注意到他所有的動作都帶有驚人的把握和準確,雖然這些姿勢和動作本身並不特別困難或不好學,一個優秀的體操選手毋需額外費力就做得到。我從不自詡能成為體操選手,但也可以有樣學樣。葛吉夫解釋說雖然體操選手可以做到所有這些動作,但他們的作法與他有別,他採取的是一種特殊的方式,讓全身肌肉放鬆。</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  過後,葛吉夫又老話重提,問我們為什麽不能講述我們自己的一生。</font></span></div>
<span style="FONT-SIZE: 12pt; COLOR: navy">  奇跡就從這裏開始。<br /><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oceanicboy&amp;f=2658269&amp;i=97567385"><img alt="" src="http://pics9.blog.yam.com/6/userfile/o/oceanicboy/album/1463752a8ea5b1.jpg" /></a></span>
繼續閱讀
一九一六年仲夏在我們所有團員回憶起來,都是一段工作非常密集的時期。我們都覺得要加緊腳步,因為比起我們為自己設定的工作份量,我們所做的實在太少了。我們體會到能知道更多的時機可能稍縱即逝,就像它來的時候一般突然,所以我們設法在自己心裏增加工作壓力,在情況有利時盡力而為。
  我利用一些以前獲得的相關經驗展開一連串實驗或練習。我進行一連串短暫而密集的齋戒,我稱它「密集」是因為我並不是從衛生學的觀點著手,相反的,我給有機體最強的衝擊。此外我開始依照一個特定系統來「呼吸」,這種呼吸連同齋戒帶給我一些很有趣的心理結果,同時我也「重複」心靈祈禱的方法,它曾經大有助於我集中注意力以及觀察自己。此外我還利用一系列相當複雜的心智練習來集中我的注意力。我不在這裏詳述這些實驗和練習,因為它們畢竟是我摸索個人之道的嘗試,並不能確知會產生什麽結果。
  不過,所有這一切總和起來,加上我們的談話和聚會,使我處於一種不尋常的張力之中。而且在相當程度上也為我在一九一六年八月所經歷的一連串非凡的經驗做好鋪路。因為葛吉夫說話算話,我看到了事實,同時也瞭解當他說在事實之前有許多事情要先辦好是什麽意思。(注:見第一章)
  這些事情包括準備,包括瞭解某些觀念,包括處於某一種狀態,這一種狀態--情感上的--正是我們不明白的,亦即我們不明白它不可或缺,少了它事實就不可能發生。
  我現在遭遇非常棘手的問題,因為根本不可能描述這些事實本身。
  為什麽?
  我常常捫心自問,而我只能說它們其中有太多個人的成分,不可能為大眾共用,而且我相信這不僅是我個人如此,而是事實一向如此。
  我想起以前在某些人的自傳或筆記中,看到他們經歷過非凡的體驗卻拒絕描述,而說出如上的斷言時,總使我憤憤不平。他們一直在尋找奇跡,並且認為自己找到了,但當他們終於找到他們所尋覓的東西時,卻總是千篇一律說:「我找到了,但是我無法描述我所找到的。」--這在我看來總是做作又虛偽。
  而現在我發現自己面臨同樣的難題,我已經找到了我所追求的,我看到也觀察到完全超乎我們以為可能、可被承認、可被接受範圍之外的事實,而我卻不能對它們置一辭。
  這些經驗的主體在於它們的內容以及隨之而來的新知識,但即使對於外在層面我也只能做極概略的描述。如同前面所述,我在齋戒及其它實驗之後處於相當亢奮激動的狀態中,身體狀況也比以前不穩定。我造訪E.N.M.位於芬蘭的別墅,我們近來常在他位於聖彼德堡的住宅聚會,葛吉夫和八個團員正在那兒。傍晚時分我們試圖繼續講述自己的一生,葛吉夫非常嚴厲又辛辣,好像他正設法激怒每一個人,他尤其強調我們的懦弱與懶於思考。
  當他開始當著眾人的面轉述我推心置腹告訴他對於S博士的想法時,我尤其大受刺激。他所說的之所以令我非常不快,主要是因為我總是以類似的方式譴責別人。
  我推想大約十點左右他叫我、S博士和Z走進另一個隔離的房間,我們採取「土耳其式」的坐姿。葛吉夫開始向我們說明並示範一些姿勢和身體動作,我無法不注意到他所有的動作都帶有驚人的把握和準確,雖然這些姿勢和動作本身並不特別困難或不好學,一個優秀的體操選手毋需額外費力就做得到。我從不自詡能成為體操選手,但也可以有樣學樣。葛吉夫解釋說雖然體操選手可以做到所有這些動作,但他們的作法與他有別,他採取的是一種特殊的方式,讓全身肌肉放鬆。
  過後,葛吉夫又老話重提,問我們為什麽不能講述我們自己的一生。
  奇跡就從這裏開始。
" meta-author="oceanicboy"> 分享至facebook

修煉者如是說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FONT-WEIGHT: normal; COLOR: #993300"><font size="3">修煉者如是說<br /></font></span><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font color="#000080">人群的健康素質取決於總人群的抵抗力。也就是說,有抵抗力的人越多,流行病就越不易流行。對微生物的反應性,在人群中,有一種人屬於帶菌者。帶菌者自身不患病,但又無力消滅這些微生物,就會將疾病傳染給他人。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有一個最有名的人叫傷寒瑪麗(Typhoid Mary) 就是屬於這一類人。瑪麗(Mary Mallon) 是個傷寒帶菌者,她無力消滅自身攜帶的傷寒桿菌,但自身卻不因此患病。瑪麗是個廚子,因此很多吃過她做飯的人都患了傷寒症。</font></font></div>
<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font size="3"><font color="#000080">反過來說,如果有很多的人抵抗力增強,對總人群就有保護作用。我們用DNA微排列的技術比較了12,000個基因在健康人</font><font color="#000080">和修煉人的白細胞中的表達狀況。我們發現有300多個基因有明顯的上下調節,變化高達幾十倍。顯著上升的基因中有和免疫力有關,其中包括抗微生物的基因Defensin,干擾素,和抗愛滋病毒的細胞趨化素I-309等。此外,白細胞對細菌的吞噬作用也顯著增強。抵抗力增強可以使得微生物儘快就會被消滅,這就能有效地阻止微生物的進一步傳播,使周圍的人群都有可能受益。但是,免疫功能也是一把雙刃劍,過度增強時不僅清除微生物也會使自體損傷。令人驚異的是,我們在法輪功修煉者的細胞中又發現了一個超常的調控,有些控制炎性刺激後細胞死亡</font><font color="#000080">的基因(Bcl2 和Bcl-xL) 表達明顯減少,這就使得在消滅微生物後的炎性細胞會儘快地死亡,從而減少炎性細胞對自體的損傷。這種細胞利人利己的雙向調節是生物系統中難得的最佳調控。眾所周知,目前,對抗生素有抗藥性的微生物越來越多,以致於使得很多抗菌素因失效而被迅速淘汰。這一現象和濫用抗生素有很大關係。修煉者的抵抗力增強可免除抗菌素的使用。</font></font></div>
<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font color="#000080" size="3">從社會學和醫學角度上來看,修煉的群體對整個人群來說是一個最理想的保護群體。大法修煉者白細胞中的「黑洞」明顯縮小。</font></div>
<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font color="#000080" size="3">宇宙中有黑洞,它是宇宙的墳場,負責清除衰老,死亡中的天體,起到淨化宇宙的作用。從整體水平上說,人體有排泄系統。從細胞水平上來說,人的細胞也像個小宇宙,細胞水平上的清除廢物的黑系統在哪裏?&nbsp;</font></div>
<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font size="3"><font color="#000080">細胞新陳代謝決定細胞內蛋白質合成和降解的速度。每一個細胞周期,細胞中的蛋白質都要更新,即使在正常人體的</font><font color="#000080">細胞也有50%的異常的蛋白質是在一個叫做 Proteasome 的複合體中被降解的。因為細胞就會產生很多的不正常,錯誤的,和損傷的蛋白質,不正常的蛋白質可高達到合成蛋白質總數的三分之一,而在病理狀況下會明顯增多。</font></font></div>
<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font size="3"><font color="#000080">這個蛋白質降解系統的全名是,Ubiquitin 依賴性的蛋白質降解系統(UPP)。這個系統主要包括三種,E1,E2,和E3。它們負責細胞內最主要的分子的降解,其中包括和細胞周期,分裂,分化,發育,細胞應激反應的調控,神經系統的形態發生, 細胞受體和離子通道蛋白的下調節,胞吐的調節,細胞器的合成, DNA修復,免疫和炎症反應的調節等等。近幾年來,發現越來越多的人類疾病都和這個系統的變異有關,其中包括遺傳病,</font><font color="#000080">神經退行性病變,代謝性疾病,癌症,肌肉萎縮症,糖尿病,高血壓,敗血症,自身免疫病,炎症,老年性疾病等等。在大多數情況下,都是由於代謝增強而活性增加所致。這個系統對各種刺激反應敏感,代謝水平增強時,由於代謝產物增強而會相應增大。從這個系統的生理和病理學的角度上來看,這個系統可以被叫做細胞中的黑洞。&nbsp;</font></font></div>
<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font size="3"><font color="#000080">我們發現在修煉者的白細胞中,這個系統中一系列重要的脢都非常顯著地向下調節,其中包括Ubiquitin基因在內的E2和E3的12種脢,平均下降水平高達幾十倍。我們認為這種下降不是原發性的而是繼發性的。因</font><font color="#000080">為在修煉者的細胞中還有一些和DNA,RNA,蛋白質,細胞氧化過程有關的基因,以及代謝有關的基因也都明顯下降。這些資料表明這是由於代謝水平降低而使代謝產物(垃圾)減少所致。此外,有動物試驗證明,代謝下降時肝臟減少表達這個系統的相應成份,說明代謝水平下降可導致UPP系統的下調節。</font></font></div>
<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font size="3"><font color="#000080">目前,有一個臨床試驗就是在用Proteasome的抑制劑在治療癌症,似乎初步得到一些陽性結果,說明該系統的活性降低的治療方面的意義。目前,尚無太大的毒性作用表現出來。當然,鑒於這個系統對很多重要的</font><font color="#000080">分子的調控作用,沒有副作用幾乎不可能。</font></font></div>
<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font color="#000080" size="3">我們認為,在病態時,無論是垃圾過多所造成的相對垃圾處理器功能(蛋白質降解)不足還是該系統的先天缺陷,最佳的調控點不應該在這個系統的本身,而應該在更高的水平上──減少垃圾的產生。在健康狀態時,代謝水平維持在較低水平也是符合生理原則的。如代謝水平低的動物罹病率和死亡率都明顯下降,而抗病率也明顯增強。</font></div>
<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font size="3"><font color="#000080">不難理解,通過抑制黑洞來減少黑洞對處理垃圾過度所</font><font color="#000080">造成的傷害,終會有害的。舉個簡單的例子,如果一個工廠的廢品多了,你是通過縮減廢品處理部門還是通過降低廢品量來減少總廢品的銷毀量呢?如果我們把這個系統看成一個黑洞,我們認為這個黑洞就像宇宙中的黑洞一樣不能被改動,而它會自動地作相應調控。</font></font></div>
<font color="#000080"><span style="FONT-SIZE: 10pt">資料取材:大紀元網全球版</span><span style="FONT-SIZE: 10pt">&nbsp;</span></font><span style="FONT-SIZE: 10pt"><font color="#000080">作者~</font><span style="COLOR: black"><font color="#000080">封莉莉<br /></font><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oceanicboy&amp;f=2824363&amp;i=104813053"><img height="389" alt="" src="http://pics9.blog.yam.com/4/userfile/o/oceanicboy/album/146680cd3a5bf3.jpg" width="534" /></a></span></span>
繼續閱讀
反過來說,如果有很多的人抵抗力增強,對總人群就有保護作用。我們用DNA微排列的技術比較了12,000個基因在健康人和修煉人的白細胞中的表達狀況。我們發現有300多個基因有明顯的上下調節,變化高達幾十倍。顯著上升的基因中有和免疫力有關,其中包括抗微生物的基因Defensin,干擾素,和抗愛滋病毒的細胞趨化素I-309等。此外,白細胞對細菌的吞噬作用也顯著增強。抵抗力增強可以使得微生物儘快就會被消滅,這就能有效地阻止微生物的進一步傳播,使周圍的人群都有可能受益。但是,免疫功能也是一把雙刃劍,過度增強時不僅清除微生物也會使自體損傷。令人驚異的是,我們在法輪功修煉者的細胞中又發現了一個超常的調控,有些控制炎性刺激後細胞死亡的基因(Bcl2 和Bcl-xL) 表達明顯減少,這就使得在消滅微生物後的炎性細胞會儘快地死亡,從而減少炎性細胞對自體的損傷。這種細胞利人利己的雙向調節是生物系統中難得的最佳調控。眾所周知,目前,對抗生素有抗藥性的微生物越來越多,以致於使得很多抗菌素因失效而被迅速淘汰。這一現象和濫用抗生素有很大關係。修煉者的抵抗力增強可免除抗菌素的使用。
從社會學和醫學角度上來看,修煉的群體對整個人群來說是一個最理想的保護群體。大法修煉者白細胞中的「黑洞」明顯縮小。
宇宙中有黑洞,它是宇宙的墳場,負責清除衰老,死亡中的天體,起到淨化宇宙的作用。從整體水平上說,人體有排泄系統。從細胞水平上來說,人的細胞也像個小宇宙,細胞水平上的清除廢物的黑系統在哪裏? 
細胞新陳代謝決定細胞內蛋白質合成和降解的速度。每一個細胞周期,細胞中的蛋白質都要更新,即使在正常人體的細胞也有50%的異常的蛋白質是在一個叫做 Proteasome 的複合體中被降解的。因為細胞就會產生很多的不正常,錯誤的,和損傷的蛋白質,不正常的蛋白質可高達到合成蛋白質總數的三分之一,而在病理狀況下會明顯增多。
這個蛋白質降解系統的全名是,Ubiquitin 依賴性的蛋白質降解系統(UPP)。這個系統主要包括三種,E1,E2,和E3。它們負責細胞內最主要的分子的降解,其中包括和細胞周期,分裂,分化,發育,細胞應激反應的調控,神經系統的形態發生, 細胞受體和離子通道蛋白的下調節,胞吐的調節,細胞器的合成, DNA修復,免疫和炎症反應的調節等等。近幾年來,發現越來越多的人類疾病都和這個系統的變異有關,其中包括遺傳病,神經退行性病變,代謝性疾病,癌症,肌肉萎縮症,糖尿病,高血壓,敗血症,自身免疫病,炎症,老年性疾病等等。在大多數情況下,都是由於代謝增強而活性增加所致。這個系統對各種刺激反應敏感,代謝水平增強時,由於代謝產物增強而會相應增大。從這個系統的生理和病理學的角度上來看,這個系統可以被叫做細胞中的黑洞。 
我們發現在修煉者的白細胞中,這個系統中一系列重要的脢都非常顯著地向下調節,其中包括Ubiquitin基因在內的E2和E3的12種脢,平均下降水平高達幾十倍。我們認為這種下降不是原發性的而是繼發性的。因為在修煉者的細胞中還有一些和DNA,RNA,蛋白質,細胞氧化過程有關的基因,以及代謝有關的基因也都明顯下降。這些資料表明這是由於代謝水平降低而使代謝產物(垃圾)減少所致。此外,有動物試驗證明,代謝下降時肝臟減少表達這個系統的相應成份,說明代謝水平下降可導致UPP系統的下調節。
目前,有一個臨床試驗就是在用Proteasome的抑制劑在治療癌症,似乎初步得到一些陽性結果,說明該系統的活性降低的治療方面的意義。目前,尚無太大的毒性作用表現出來。當然,鑒於這個系統對很多重要的分子的調控作用,沒有副作用幾乎不可能。
我們認為,在病態時,無論是垃圾過多所造成的相對垃圾處理器功能(蛋白質降解)不足還是該系統的先天缺陷,最佳的調控點不應該在這個系統的本身,而應該在更高的水平上──減少垃圾的產生。在健康狀態時,代謝水平維持在較低水平也是符合生理原則的。如代謝水平低的動物罹病率和死亡率都明顯下降,而抗病率也明顯增強。
不難理解,通過抑制黑洞來減少黑洞對處理垃圾過度所造成的傷害,終會有害的。舉個簡單的例子,如果一個工廠的廢品多了,你是通過縮減廢品處理部門還是通過降低廢品量來減少總廢品的銷毀量呢?如果我們把這個系統看成一個黑洞,我們認為這個黑洞就像宇宙中的黑洞一樣不能被改動,而它會自動地作相應調控。
資料取材:大紀元網全球版 作者~封莉莉
" meta-author="oceanicboy"> 分享至facebook

新時代運動的四個層次

<div style="MARGIN: 0cm 36pt 0pt 0cm; LINE-HEIGHT: 17pt"><strong><span style="FONT-WEIGHT: normal; COLOR: #993300"><font size="3">新時代運動的四個層次</font></span></strong></div>
<div style="MARGIN: 0cm 36pt 0pt 0cm; 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在大衛‧史班格勒(David Spangler)著的【露出:神聖事物之重生】(Emergence: The Rebirth of the Sacred)裡,分析出新時代運動的四個層次。<br />  一是「商業的」層次,利用「新時代」做為開拓市場的把戲,來促銷健康食品,號稱能開發潛能和腦力的種種器材等。<br />  二是「魅力」層面,包括最為傳媒及流行文化所熟知的一面,「住滿了奇怪而富異國情調的高靈、大師、專家、外星人。充滿著靈異能力、玄奧的神秘及秘密的教誨。」在這個層面的誘惑是自我的滿足及脫離社會。<br />  第三個層面是關於改變、轉化(transformation),如【寶瓶同謀】裡所詳細報告的政治、商業、教育、兩性角色、科學、宗教及心理學等各方面的「範型轉變」(paradigm shift)。<br />  第四個層面是重新界定神聖(sacred)的意義,並且將地球、人類及日常生活神聖化。史班格勒稱之為「意識的一個覺醒,以致能慶祝在平凡事物中的神聖性」。主要的關切是在思想和生活上帶來全球性的變化。<br />  我們引進中文的主要就是新時代運動的第三與第四層面。由個人的轉化,造成社會的轉型,以避免人類文明的末路。而能順利轉變成一個太平盛世,黃金時代。<br />  除了以上所述的來龍去脈之外,新時代還包括新思潮(New Thought),人類潛能運動(Human Potential Movement),整體健康運動(Holistic Health Movement),以及由亞洲直接進口的宗教和修練法,和美洲印第安人巫術傳統(Shamanism)。<br />  至於通靈術,則由十九世紀偏重與亡者溝通,轉而變成與自己的真我或大我(higher self)或外星人(ET)或無形界的高靈,甚至與上帝的直接接通。而傳來的信息,也包含了非常有深度的知識和智慧,涵蓋了神學、科學、心理學的範圍。<br />  還有一些人則對星象、水晶著迷。不過以前的星象是算命,認為命運是不可改變的,因此占卜吉凶禍福以為趨避之用。但新時代則不相信命定論,認為星象是了解自己的工具之一,有些星象師則扮演著心理分析師和治療師的角色。<br />  水晶被某些人認為(並且在意識改變狀態中感受到)具有相當大的能量。曾有人整理出艾德加‧凱西資料中有關水晶的種類、性質及療效。也有人著書指導如何選擇適合自的水晶來促進轉化。<br />  八十年代美國的媒體開始注意新時代運動,但多集中注意力在較膚淺和怪力亂神的面向,更加使學術界和科學界感到不屑。許多有心有識之士,遂避開了這個標籤,另以各種不同的名稱自號,如自助、新科學、新心靈、玄學、形而上學、東方宗教,自然生活等,但骨子裡,與新時代的淵源是有跡可尋的。<br />  新時代內容多元而良莠不齊,所以我們以謹慎的心情,提供所知,希望能去糟粕而存取精華,能幫助人們自我了解,自我成長。而非建立個人的權威,令人失去自我,一味盲從「大師」,或去倚賴外力來解決問題。<br />
<p style="MARGIN: 0cm 36pt 0pt 0cm; 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 align="center"><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oceanicboy&amp;f=1708261&amp;i=73819128"><img height="362" src="http://pics9.blog.yam.com/5/userfile/o/oceanicboy/album/145be0aa075c72.jpg" width="487" alt="" /></a></p>
</font></span></div>
<font size="2"><span style="FONT-SIZE: 12pt; COLOR: navy">資料取材:</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t; COLOR: navy">http://home.kimo.com.tw/charon167/newage_page/age1.htm</span></font>
繼續閱讀
在大衛‧史班格勒(David Spangler)著的【露出:神聖事物之重生】(Emergence: The Rebirth of the Sacred)裡,分析出新時代運動的四個層次。
  一是「商業的」層次,利用「新時代」做為開拓市場的把戲,來促銷健康食品,號稱能開發潛能和腦力的種種器材等。
  二是「魅力」層面,包括最為傳媒及流行文化所熟知的一面,「住滿了奇怪而富異國情調的高靈、大師、專家、外星人。充滿著靈異能力、玄奧的神秘及秘密的教誨。」在這個層面的誘惑是自我的滿足及脫離社會。
  第三個層面是關於改變、轉化(transformation),如【寶瓶同謀】裡所詳細報告的政治、商業、教育、兩性角色、科學、宗教及心理學等各方面的「範型轉變」(paradigm shift)。
  第四個層面是重新界定神聖(sacred)的意義,並且將地球、人類及日常生活神聖化。史班格勒稱之為「意識的一個覺醒,以致能慶祝在平凡事物中的神聖性」。主要的關切是在思想和生活上帶來全球性的變化。
  我們引進中文的主要就是新時代運動的第三與第四層面。由個人的轉化,造成社會的轉型,以避免人類文明的末路。而能順利轉變成一個太平盛世,黃金時代。
  除了以上所述的來龍去脈之外,新時代還包括新思潮(New Thought),人類潛能運動(Human Potential Movement),整體健康運動(Holistic Health Movement),以及由亞洲直接進口的宗教和修練法,和美洲印第安人巫術傳統(Shamanism)。
  至於通靈術,則由十九世紀偏重與亡者溝通,轉而變成與自己的真我或大我(higher self)或外星人(ET)或無形界的高靈,甚至與上帝的直接接通。而傳來的信息,也包含了非常有深度的知識和智慧,涵蓋了神學、科學、心理學的範圍。
  還有一些人則對星象、水晶著迷。不過以前的星象是算命,認為命運是不可改變的,因此占卜吉凶禍福以為趨避之用。但新時代則不相信命定論,認為星象是了解自己的工具之一,有些星象師則扮演著心理分析師和治療師的角色。
  水晶被某些人認為(並且在意識改變狀態中感受到)具有相當大的能量。曾有人整理出艾德加‧凱西資料中有關水晶的種類、性質及療效。也有人著書指導如何選擇適合自的水晶來促進轉化。
  八十年代美國的媒體開始注意新時代運動,但多集中注意力在較膚淺和怪力亂神的面向,更加使學術界和科學界感到不屑。許多有心有識之士,遂避開了這個標籤,另以各種不同的名稱自號,如自助、新科學、新心靈、玄學、形而上學、東方宗教,自然生活等,但骨子裡,與新時代的淵源是有跡可尋的。
  新時代內容多元而良莠不齊,所以我們以謹慎的心情,提供所知,希望能去糟粕而存取精華,能幫助人們自我了解,自我成長。而非建立個人的權威,令人失去自我,一味盲從「大師」,或去倚賴外力來解決問題。

資料取材:http://home.kimo.com.tw/charon167/newage_page/age1.htm" meta-author="oceanicboy"> 分享至facebook

超越成道~就只是成道

<div><span style="COLOR: #993300"><font size="3">超越成道~就只是成道&nbsp; <font color="#800080">講述者:奧修</font></font></span></div>
<div style="MARGIN-TOP: 0cm; MARGIN-BOTTOM: 0pt; LINE-HEIGHT: 17pt; MARGIN-RIGHT: 0cm"><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鍾愛的師父: 什麼是超越成道?</font></span></div>
<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瑪尼莎,超越成道就只是超越而已。成道是最後一個主人,在此之後,所有的邊界都消失了;所有的經驗都消失了。</font></span></div>
<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在成道當中,經驗來到它自己的極限;它是一切的美、不朽,以及喜樂的頂峰──但它是一種經驗。</font></span></div>
<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超越成道以後就不再有任何經驗存在,因為那個經驗者已經消失了。</font></span></div>
<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成道不只是經驗的頂峰,它也是對你的存在最精微的定義。在此之後,就只有空無存在;你將永遠不會再來到一個已經超越過的點。經驗、經驗者、成道──一切都被留在背後。</font></span></div>
<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你是那無邊無際的廣大空無的一部份。這是萬物所從出的空無,子宮;這是萬物消失其間的空無。</font></span></div>
<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科學裡面有些相似的東西。精神性的經驗來自內在的世界,科學則在探索研究外在的世界。然而,這兩者是同一個存在的雙翼──內在與外在──它們總是有些相似之處。<br /></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在本世紀(註:指廿世紀),科學家們得到一個奇怪的結論──有些星星突然消失了……而星星可不是小東西,它們並不像你看起來的那麼小。它們看起來小,是因為它們在很遠的地方,遠在距離我們數百萬光年的地方,但它們是很巨大的。</font></span></div>
<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我們的太陽是星星,但只是二等的、中等的尺寸。與地球相比,它很龐大,但與別的星星相比,它只是小型或中型的星星。有些星星比太陽大上幾千倍。</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在這個世紀,我們首度有了觀察的儀器,而我們非常困惑:突然間,一顆星星消失了,甚至一點痕跡也沒有留下。一個如此宏偉的現象,卻連一個足跡也不曾留下──它是往那個方向消失的?它只是簡單的進入空無。這樣的事情不斷發生。</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這個新現象花了人們將近二十年的時間來理解:存在當中有一些黑洞。你看不到它們,但它們具有十分強大的引力。即使是最大的星星,如果它進入了黑洞的磁力範圍,它就會被吸進去。而一旦它被拉進黑洞,它就消失了。這是最終的死亡。我們只能看到它的影響,我們看不到黑洞,我們只能看到星星消失了。</font></span></div>
<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在黑洞幾乎成為確定的學說之後,科學家們開始想,一定也有類似白洞的東西存在──它必須如此。如果在某種確定的引力、磁力當中,一顆龐大的星星有可能就是簡單的從存在中消失……<br /></font><span><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我們已經留意到每天都有星星誕生。它們是從那兒來的?──以前從來沒有人問過。事實上,對於出生這件事,我們總是加以承認與接受,沒有人會問寶寶是從那兒來的。死亡則從來不被我們接受,因為我們是如此的害怕這件事。<br />&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在整個人類的歷史上,沒有任何哲學去思考寶寶是從那兒來的,但卻有一大堆的哲學在思考死亡是什麼、人們不斷的消失到何處去、死亡之後會發生什麼事。</font></span></span><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我這輩子接觸過無數的人,其中沒有任何一個人問過在出生之前發生了什麼事──而有成千上萬的人問過死後的事。我總是在想,為什麼人們毫無疑問的接納了出生?為什麼人們不能以同樣的方式來接納死亡?</font></span></div>
<span style="FONT-SIZE: 12pt; COLOR: navy">&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我們已經覺知這件事好幾世紀,幾乎有三世紀了,星星每天都在誕生</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t; COLOR: navy">──</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t; COLOR: navy">很大的星星,巨大的星辰</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t; COLOR: navy">──</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t; COLOR: navy">而沒有人昇起這個問題</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t; COLOR: navy">──</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t; COLOR: navy">「這些星星是從那兒來的?」但是當我們了解到黑洞的存在,而且看到星星消失時,第二個問題就變得幾乎是絕對必要的。如果黑洞可以將星辰帶入空無,那一定有某種像白洞的東西</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t; COLOR: navy">……</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t; COLOR: navy">星星們會從空無中出現。<br /><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oceanicboy&amp;f=1708261&amp;i=91671203"><img style="WIDTH: 560px; HEIGHT: 283px" height="261" alt="" src="http://pics9.blog.yam.com/5/userfile/o/oceanicboy/album/1461890a1a2943.jpg" width="686" /></a></span>
繼續閱讀
鍾愛的師父: 什麼是超越成道?
瑪尼莎,超越成道就只是超越而已。成道是最後一個主人,在此之後,所有的邊界都消失了;所有的經驗都消失了。
在成道當中,經驗來到它自己的極限;它是一切的美、不朽,以及喜樂的頂峰──但它是一種經驗。
超越成道以後就不再有任何經驗存在,因為那個經驗者已經消失了。
成道不只是經驗的頂峰,它也是對你的存在最精微的定義。在此之後,就只有空無存在;你將永遠不會再來到一個已經超越過的點。經驗、經驗者、成道──一切都被留在背後。
你是那無邊無際的廣大空無的一部份。這是萬物所從出的空無,子宮;這是萬物消失其間的空無。
科學裡面有些相似的東西。精神性的經驗來自內在的世界,科學則在探索研究外在的世界。然而,這兩者是同一個存在的雙翼──內在與外在──它們總是有些相似之處。
        在本世紀(註:指廿世紀),科學家們得到一個奇怪的結論──有些星星突然消失了……而星星可不是小東西,它們並不像你看起來的那麼小。它們看起來小,是因為它們在很遠的地方,遠在距離我們數百萬光年的地方,但它們是很巨大的。
我們的太陽是星星,但只是二等的、中等的尺寸。與地球相比,它很龐大,但與別的星星相比,它只是小型或中型的星星。有些星星比太陽大上幾千倍。
        在這個世紀,我們首度有了觀察的儀器,而我們非常困惑:突然間,一顆星星消失了,甚至一點痕跡也沒有留下。一個如此宏偉的現象,卻連一個足跡也不曾留下──它是往那個方向消失的?它只是簡單的進入空無。這樣的事情不斷發生。
        這個新現象花了人們將近二十年的時間來理解:存在當中有一些黑洞。你看不到它們,但它們具有十分強大的引力。即使是最大的星星,如果它進入了黑洞的磁力範圍,它就會被吸進去。而一旦它被拉進黑洞,它就消失了。這是最終的死亡。我們只能看到它的影響,我們看不到黑洞,我們只能看到星星消失了。
在黑洞幾乎成為確定的學說之後,科學家們開始想,一定也有類似白洞的東西存在──它必須如此。如果在某種確定的引力、磁力當中,一顆龐大的星星有可能就是簡單的從存在中消失……
        我們已經留意到每天都有星星誕生。它們是從那兒來的?──以前從來沒有人問過。事實上,對於出生這件事,我們總是加以承認與接受,沒有人會問寶寶是從那兒來的。死亡則從來不被我們接受,因為我們是如此的害怕這件事。
        在整個人類的歷史上,沒有任何哲學去思考寶寶是從那兒來的,但卻有一大堆的哲學在思考死亡是什麼、人們不斷的消失到何處去、死亡之後會發生什麼事。
我這輩子接觸過無數的人,其中沒有任何一個人問過在出生之前發生了什麼事──而有成千上萬的人問過死後的事。我總是在想,為什麼人們毫無疑問的接納了出生?為什麼人們不能以同樣的方式來接納死亡?
        我們已經覺知這件事好幾世紀,幾乎有三世紀了,星星每天都在誕生──很大的星星,巨大的星辰──而沒有人昇起這個問題──「這些星星是從那兒來的?」但是當我們了解到黑洞的存在,而且看到星星消失時,第二個問題就變得幾乎是絕對必要的。如果黑洞可以將星辰帶入空無,那一定有某種像白洞的東西……星星們會從空無中出現。
" meta-author="oceanicboy"> 分享至facebook

神秘的和諧~愛的序位

<div style="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LAYOUT-GRID-MODE: char; LINE-HEIGHT: 17pt"><font size="3"><span style="COLOR: #993300; LETTER-SPACING: 0.1pt">神秘的和諧~愛的序位</span><span style="LETTER-SPACING: 0.1pt">&nbsp; </span><span style="FONT-SIZE: 10pt; LETTER-SPACING: 0.1pt">文/周鼎文(性靈成長工作坊講師)<br /></span></font><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1pt"><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這些年來,我把生命中所有的能量都投入生命的探索,不斷地問「我是誰」?我為什麼會在這?生命的意義到底是什麼?真理是什麼?真愛又是什麼?</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1pt"><font size="3">在這個探索的過程中,我接觸了一個強而有力的方法就是「家族整合」(Family Constellation)。(註:有人將它翻譯為家族星座治療。)<br /></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1pt"><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它是由心理治療大師伯特.海寧格(Bert Hellinger)所發展出來的系統整合療法,是目前歐洲最盛行的一種治療方式,幫助過無數的家庭與心靈,讓他們的家庭能更和諧,愛更流動、更充滿,心靈獲得平靜與自由。</font></span></div>
<div style="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LAYOUT-GRID-MODE: char;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purple; LETTER-SPACING: 0.1pt"><font size="3">何謂「家族整合」療法<br /></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1pt"><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家族整合」治療模式,它的原理是:宇宙中的星座運轉,有一個隱藏的規律維持著。人類的家族系統也同樣有一個隱藏的規律在運作著,海寧格稱它為「愛的序位」。如果愛的序位受到干擾,就很容易發生許多負面的事件,例如家庭失和、身心疾病、心靈成長受阻、感情挫折、人生困境、自殺、意外、犯罪等等,這些常常都是因為抵觸了這個隱藏的規律所導致的,也就是愛的次序與位置發生錯誤造成的。這些負面的事件有的甚至會重覆地發生,從上一代延續到下一代。<br /></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1pt"><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愛的序位」它運作時的原則,是將整個家族系統看成一個整體單位,而使:</font></span></div>
<div style="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LAYOUT-GRID-MODE: char;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1pt"><font size="3">1.系統中每個成員都有屬於這個系統的權利;</font></span></div>
<div style="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LAYOUT-GRID-MODE: char;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1pt"><font size="3">2.家族系統有一個長幼的階層順序;</font></span></div>
<div style="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LAYOUT-GRID-MODE: char;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1pt"><font size="3">3.施與受的互動關係要平衡。</font></span></div>
<div style="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LAYOUT-GRID-MODE: char;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purple; LETTER-SPACING: 0.1pt"><font size="3">探索家人在你心目中的位置<br /></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1pt"><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例如,在一次心靈成長團體中,有一個女孩描述她的家庭氣氛不融洽,家人相處疏遠,與男朋友也經常出現摩擦、吵架,甚至到要分手的地步,我們幫她進行了家族整合。<br /></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1pt"><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首先,治療師要她選擇團體中的學員代表她的家人,然後在教室的中間把他們的位置排出來,當她一排出這些人的位置時,治療師發現這個家庭系統中似乎缺少了某個人,此時這個女孩的眼眶紅了起來,她說她到十八歲時才知道她的親生父親,而在這之前她的母親一直隱瞞她。<br /></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1pt"><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治療師要她選擇一個學員代表她的生父,當這個代表生父的人排入家族系統時,女孩的眼淚馬上流了下來,哽咽地說:「爸爸,我是你的女兒,你在我的心中永遠都是我的爸爸,我好想你……。」,父女兩人相擁而泣。在女孩的心中,父親在這個家庭系統中重新有了一個位子,也因為如此,對於她和她男朋友的關係也有進一步的改善。<br /></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1pt"><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由這個例子我們可以了解海寧格所觀察到的基本原則:系統中每個成員都有屬於這個系統的權例(原則1),如果有一個家庭成員被排除在外(例如剛才這個生父),系統的平衡會受到干擾產生問題。反之,當被排除的成員在家庭系統中的歸屬權利重新恢復時,整個家庭系統會恢復平衡與和諧。同時這個例子也讓我們了解到,當雙親都能存在孩子心中時,這個孩子才感到完整。</font></span></div>
<div style="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LAYOUT-GRID-MODE: char;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purple; LETTER-SPACING: 0.1pt"><font size="3">別打破長幼有序的平衡<br /></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1pt"><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又例如,有一對年輕夫婦為兒子的問題來尋求治療,兒子七歲大,父親很是溺愛,這孩子脾氣不穩定,常常沒大沒小,甚至會勒索媽媽。當他們排列序位時發現,他們把這個兒子排在與他們「同輩」的位置,這清楚反應出他們目前的情況是因為長幼的階層順序原則被破壞(原則2),「愛的序位」受到了干擾,難怪兒子會如此表現。<br /></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1pt"><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我們在治療中重新調整他們的位置,讓父母就是父母的角色,兒子就是兒子,讓孩子對父∕母說:「你是我的父∕母親,我是你的小孩,你是大的,我是小的。」當家族系統的長幼順序區分出來,也就是「愛的序位」恢復後,馬上可以看到原本煩躁的孩子平靜下來了。而他的父親也了解到:愛孩子,但是也要讓孩子懂得尊重。</font></span></div>
<div style="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LAYOUT-GRID-MODE: char;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purple; LETTER-SPACING: 0.1pt"><font size="3">由「真愛」了解尊重的真諦<br /></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1pt"><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所以,如果我們想要讓愛更茂盛成長,就需要依循「愛的序位」的原則,也就是讓家族系統中每個成員在我們的心中都有一個位置,即使是對已過世的人也一樣;還有,長幼的階層順序要清楚,每個人負起所屬位置的責任,彼此尊重;施與受的互動關係要平衡,而且要出自於愛。<br /></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1pt"><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如同海寧格所說的:「你會覺得你背後的家族,就像生命的路上一股堅強的助力一樣。當一個家族來到和諧的順序時,個人(individual)才能夠從家族中走出來,而他可以感覺到家族在他背後支持的力量。只有當這個與家族的連結被承認、感謝,責任被清楚地分配時,個人才會覺得沒有負擔,才能夠進行自己的事情,而沒有過去的一些牽絆與阻礙。」<br /></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t; 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1pt">&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的確如此,我深深體驗到如果牽絆與阻礙沒有解決,真正的平靜就無法發生,關係完整了,你才能超越,不受其制約,幫助你的心靈成長更邁進一步,同時也能享受扮演這個角色的樂趣。@<br /><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oceanicboy&amp;f=2057275&amp;i=81828105"><img style="WIDTH: 513px; HEIGHT: 329px" height="347" alt="" src="http://pics9.blog.yam.com/5/userfile/o/oceanicboy/album/145e58a4a194e4.jpg" width="532" /></a></span></div>
繼續閱讀
何謂「家族整合」療法
       「家族整合」治療模式,它的原理是:宇宙中的星座運轉,有一個隱藏的規律維持著。人類的家族系統也同樣有一個隱藏的規律在運作著,海寧格稱它為「愛的序位」。如果愛的序位受到干擾,就很容易發生許多負面的事件,例如家庭失和、身心疾病、心靈成長受阻、感情挫折、人生困境、自殺、意外、犯罪等等,這些常常都是因為抵觸了這個隱藏的規律所導致的,也就是愛的次序與位置發生錯誤造成的。這些負面的事件有的甚至會重覆地發生,從上一代延續到下一代。
       「愛的序位」它運作時的原則,是將整個家族系統看成一個整體單位,而使:
1.系統中每個成員都有屬於這個系統的權利;
2.家族系統有一個長幼的階層順序;
3.施與受的互動關係要平衡。
探索家人在你心目中的位置
        例如,在一次心靈成長團體中,有一個女孩描述她的家庭氣氛不融洽,家人相處疏遠,與男朋友也經常出現摩擦、吵架,甚至到要分手的地步,我們幫她進行了家族整合。
        首先,治療師要她選擇團體中的學員代表她的家人,然後在教室的中間把他們的位置排出來,當她一排出這些人的位置時,治療師發現這個家庭系統中似乎缺少了某個人,此時這個女孩的眼眶紅了起來,她說她到十八歲時才知道她的親生父親,而在這之前她的母親一直隱瞞她。
        治療師要她選擇一個學員代表她的生父,當這個代表生父的人排入家族系統時,女孩的眼淚馬上流了下來,哽咽地說:「爸爸,我是你的女兒,你在我的心中永遠都是我的爸爸,我好想你……。」,父女兩人相擁而泣。在女孩的心中,父親在這個家庭系統中重新有了一個位子,也因為如此,對於她和她男朋友的關係也有進一步的改善。
        由這個例子我們可以了解海寧格所觀察到的基本原則:系統中每個成員都有屬於這個系統的權例(原則1),如果有一個家庭成員被排除在外(例如剛才這個生父),系統的平衡會受到干擾產生問題。反之,當被排除的成員在家庭系統中的歸屬權利重新恢復時,整個家庭系統會恢復平衡與和諧。同時這個例子也讓我們了解到,當雙親都能存在孩子心中時,這個孩子才感到完整。
別打破長幼有序的平衡
        又例如,有一對年輕夫婦為兒子的問題來尋求治療,兒子七歲大,父親很是溺愛,這孩子脾氣不穩定,常常沒大沒小,甚至會勒索媽媽。當他們排列序位時發現,他們把這個兒子排在與他們「同輩」的位置,這清楚反應出他們目前的情況是因為長幼的階層順序原則被破壞(原則2),「愛的序位」受到了干擾,難怪兒子會如此表現。
        我們在治療中重新調整他們的位置,讓父母就是父母的角色,兒子就是兒子,讓孩子對父∕母說:「你是我的父∕母親,我是你的小孩,你是大的,我是小的。」當家族系統的長幼順序區分出來,也就是「愛的序位」恢復後,馬上可以看到原本煩躁的孩子平靜下來了。而他的父親也了解到:愛孩子,但是也要讓孩子懂得尊重。
由「真愛」了解尊重的真諦
        所以,如果我們想要讓愛更茂盛成長,就需要依循「愛的序位」的原則,也就是讓家族系統中每個成員在我們的心中都有一個位置,即使是對已過世的人也一樣;還有,長幼的階層順序要清楚,每個人負起所屬位置的責任,彼此尊重;施與受的互動關係要平衡,而且要出自於愛。
        如同海寧格所說的:「你會覺得你背後的家族,就像生命的路上一股堅強的助力一樣。當一個家族來到和諧的順序時,個人(individual)才能夠從家族中走出來,而他可以感覺到家族在他背後支持的力量。只有當這個與家族的連結被承認、感謝,責任被清楚地分配時,個人才會覺得沒有負擔,才能夠進行自己的事情,而沒有過去的一些牽絆與阻礙。」
        的確如此,我深深體驗到如果牽絆與阻礙沒有解決,真正的平靜就無法發生,關係完整了,你才能超越,不受其制約,幫助你的心靈成長更邁進一步,同時也能享受扮演這個角色的樂趣。@
" meta-author="oceanicboy"> 分享至facebook

海寧格(Bert Hellinger)的家族排列治療法

<div style="LAYOUT-GRID-MODE: char; LINE-HEIGHT: 17pt"><font size="3"><span style="COLOR: #993300; LETTER-SPACING: 0.1pt">海寧格(</span><span style="COLOR: #993300; LETTER-SPACING: 0.1pt">Bert Hellinger</span><span style="COLOR: #993300; LETTER-SPACING: 0.1pt">)的家族排列治療法<br /></span></font><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1pt"><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海寧格一生相當傳奇,年輕時是天主教神父,曾經在非洲祖魯族地區居住二十年,之後進修心理分析、完形療法、原始療法及交流分析等訓練,成為心理治療師。<br /></font></span><font color="#000080"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被譽為本世紀引起心理治療界上極大震撼的國際級大師,他的洞見不僅貫穿了心理學的核心,更引起人們心靈深處的共鳴,尤其他所創新整合的「家族排列」系統,更是轟動了整個歐洲,幫助了無數的家庭與心靈;近幾年來,美國以及世界其他先進的國家,更爭相邀請海寧格到他們的國家做演講示範及課程研習,教過無數的學生,包括大學教授、醫生、輔導老師、社工人員、企業顧問、心靈成長團體等,很多人正在把他的心得在世界各地分享。</font></div>
<div style="LAYOUT-GRID-MODE: char; TEXT-INDENT: 24.4pt;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1pt"><font size="3">他發現很多個案跨越數代並涉及家族其他成員,進而發展出「家族排列法」的許多新洞見。海寧格的「家族排列法」的工作在於人們的靈魂層面,在國際上已贏得了高度的肯定;他的數十本著作,在德國極為暢銷,全世界也已有上百種翻譯本,並且仍在不斷增加中。</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1pt"><font size="3">至此,家族排列治療法是目前歐洲心輔界與心靈成長團體中相當盛行的方法。</font></span></div>
<span style="FONT-SIZE: 12pt; COLOR: navy; LETTER-SPACING: 0.1pt">&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海寧格定義他的工作方法為心靈的工作,其作用的層面在心靈上、靈魂上,也就是「身心靈」三個層面中的「靈性」層面。他透過角色扮演與代表的反應,找出問題根源,回歸愛的序位,處理生命中許多的困擾,例如自殺、災害、重病、死亡、墮胎、收養、離婚、家庭失和、家庭暴力、謀殺犯罪、陌名情緒、感情問題、親子教育、兒童學習障礙等重大事件;也可以運用在工作、抉擇、組織整合、人際關係、靈性成長等方面。在歐洲及世界各地已經有許多人在運用這個方法,幫助了無數的家庭與心靈。<br /><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oceanicboy&amp;f=2148595&amp;i=77049380"><img height="355" src="http://pics9.blog.yam.com/6/userfile/o/oceanicboy/album/145d059b3eb344.jpg" width="513" alt="" /></a></span>
繼續閱讀
他發現很多個案跨越數代並涉及家族其他成員,進而發展出「家族排列法」的許多新洞見。海寧格的「家族排列法」的工作在於人們的靈魂層面,在國際上已贏得了高度的肯定;他的數十本著作,在德國極為暢銷,全世界也已有上百種翻譯本,並且仍在不斷增加中。至此,家族排列治療法是目前歐洲心輔界與心靈成長團體中相當盛行的方法。
        海寧格定義他的工作方法為心靈的工作,其作用的層面在心靈上、靈魂上,也就是「身心靈」三個層面中的「靈性」層面。他透過角色扮演與代表的反應,找出問題根源,回歸愛的序位,處理生命中許多的困擾,例如自殺、災害、重病、死亡、墮胎、收養、離婚、家庭失和、家庭暴力、謀殺犯罪、陌名情緒、感情問題、親子教育、兒童學習障礙等重大事件;也可以運用在工作、抉擇、組織整合、人際關係、靈性成長等方面。在歐洲及世界各地已經有許多人在運用這個方法,幫助了無數的家庭與心靈。
" meta-author="oceanicboy"> 分享至facebook

彌勒尊者~克里希那穆提

<div style="TEXT-INDENT: 12pt; LINE-HEIGHT: 17pt"><font size="3"><span style="COLOR: #993300">彌勒尊者~克里希那</span><span style="COLOR: #993300">穆提<br /></span></fon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 「瑪達那帕利」是位於南印度的一個小城,離「馬德里」約一百五十公里遠。一百多年前,這裡居住著一戶婆羅門家庭,「拿南尼亞」和他的太太「桑吉瓦瑪」。</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跟其他傳統的印度家庭一樣,「拿南尼亞」家裏也有間火供房,火供房是個祈禱的房間,進入這房間一定要齋戒沐浴,換上乾淨的衣服。家庭裡若有人出生或死亡,火供就必須禁止。這天「桑吉瓦瑪」的第八個小孩就要誕生了,奇怪的是「桑吉瓦瑪」竟不畏冒犯著神明,堅持這個小孩必須在火供房裡出生。</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br /><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font></span><font size="3"><span style="COLOR: navy">一八九五年五月十二日這天午夜過三十分,小孩誕生了,他被取名為「基督</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克里希那穆提」。</span></font><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克里希那穆提」小時很迷糊,不愛講話,對學校功課沒興趣,但對大自然和機械事物卻非常著迷﹔他可以觀察著螞蟻的活動,一看就是數小時﹔有一次他在他父親出去時,把父親的手錶全拆開來,並且不肯去上學和吃飯,一直到把它拼回原樣為止。</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br /><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童年的克里希那穆提在很多方面,就展現了無私的特質。他常常因為缺了鉛筆或書本而從學校大老遠的走回家,原因是他把自己的鉛筆或書本給了其他貧困的同學。</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br /><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在早晨時,乞丐們會來到他家。在當地有一個習俗,早晨時需施捨一些未煮過的米,給伸出乞求雙手的貧苦人們。這時克里希那穆提的母親會要「克」出去發送米給乞丐們,然而克里希那穆提總是會再跑回來,跟母親要更多的米。他告訴母親,因為米已經全給了第一個乞丐。乞丐們知道這戶人家裡,住著非常好心的人,傍晚時會又過來乞討一些食物,這時僕人會試著趕他們走,但克聽到時總是趕緊跑進屋內,拿食物給他們。</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br /><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在學校,克里希那穆提經常受罰,老師認定他智能不足,常罰他站,但這似乎一點也沒有影響到他。這個特質一直到他過世,都沒變過。不管是讚美或是批評,在他身上都沒留下任何的記號﹔同樣的,終其一生,沒有任何一個人的思想和觀念曾左右或影響過他。克里希那穆提有次曾這麼的形容:「就像一個有許多洞的容器,什麼東西進去,什麼東西就出來,沒有任何東西留下。」</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br /><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一九O九年,克里希那穆提十四歲,在阿迪亞爾附近海灘遊玩時,被一組織「通神學會」中一個叫賴德拜特的通靈人,發覺克的靈光色彩極為純淨,完全沒有絲毫的自私色彩,於是在經求克父親的同意下,他和弟弟尼亞被帶到「通神學會」,克被這組織選定為再來的彌勒尊者的第三個容器。」克被帶到「通神學會」後,他們對這小男孩做了一連串的測試,發覺這小男孩果然有著不凡的能力,他可以讀出未拆封信的內容,也可讀出人們的思想。</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br /><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font></span><font size="3"><span style="COLOR: navy">克里希那穆提在「通神學會」的安排下,過著和以往在印度完全不相同的生活,他被嚴格的保護著,沒有人可以碰觸到他,甚至是他的網球拍都一樣。他有私人教師,穿著上等的衣服,被教導優雅的舉止,學習流利的英文和法文,逐漸的,那多年前的印度傳統小男孩,漸漸的遠離</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然而即使在「通神學會」這樣的環境,克里希那穆提依然失敗於每場的考試,他無法完成在倫敦大學的學業。克在這時期可能是一個不快樂,寂寞的小男孩。他經常被提醒著:他有一個偉大的未來﹔他的責任是重大的﹔他將是未來的世界導師等等壓力</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世界各地的信眾不斷的捐款寄來,為了他,這位他們相信的未來導師,他們獻出了他們的金錢和生活,他們期盼這天的到來,到時克將出現在他們面前,說出他的教誨。</span></font><span style="COLOR: navy"><br /><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一九二二年,克里希那穆提二十七歲,從八月十七至二十號,連續三天,克身體上產生極度的劇痛,有時會變的不醒人事,有時哭喊著,而且無法忍受身體上的任何輕微接觸。一股巨大的能量沿著脊柱往頭頂竄升,引起劇烈疼痛,他抱怨頭部和頸部非常的疼痛,痛到甚至昏倒,他不吃任何東西,有時又靜的不出任何聲息。第三天,克走到屋外胡椒樹下靜坐,不久神識即離開肉體,克在這瞬間似乎觸到極樂之境。沒人知道克這三天發生了什麼事,有一種解釋是彌賽亞在使用克里希那穆提身體這個容器前,需先淨化他的腦部和身體才可使用,另一種說法是克身體亢達里尼的升起,而這個過程在接下來的幾年仍不定時的發生。</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br /><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font></span><font size="3"><span style="COLOR: navy">一九二五年,克在前往印度的途中,收到弟弟尼亞死訊的電報,克整個心都碎了。夜晚時他嗚咽呼喊著弟弟的名字,清醒時沉默不語。從今後他必須獨自前行</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沒有尼亞的日子。十二天後,當抵達阿迪亞時,克看起來極為安詳,臉上煥發著神采,完全看不出他所曾經歷過的悲痛陰影。之後他寫下這段話:「一股強烈的欲求,希望別人少受點苦,如果他們真的必須承受這些苦,也希望他們能勇敢的承擔,出來後不要留有太多的傷疤。我曾經哭泣過,但我不希望別人也哭泣,如果他們如此,我現在知道那代表著什麼。」長久以來一直在臣服中的蟄伏的智慧,似乎在痛苦的那一剎那覺醒。</span></font><span style="COLOR: navy"><br /><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font></span><font size="3"><span style="COLOR: navy">一九二九年的世界明星大會上,克在三千多個會員面前,宣佈解散為他而成立的世界明星社,克對著這些堅定的信仰者說道:「我宣稱真理是無路可循的</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因為我是自由的、不被限制的、完整的</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我渴望那些試圖要了解我的人也能自由,不是來追隨我,從我身上再去製造一個宗教、教派的籠牢</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你們已經習慣了權威</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你們依賴別人來提昇你們的靈性,依賴別人帶給你快樂,給你開悟</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除了你自己本身,沒人可以讓你自由</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font><span style="COLOR: navy"><br /><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font></span><font size="3"><span style="COLOR: navy">一九三九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克在歐亥渡過八年的時間,期間他嘗試各種傳統修練的實驗,發覺這些修練只不過是枝節的小把戲。而在此時他結識了赫胥黎、卓別林、嘉寶、克里斯多夫依修伍德、赫德</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等人。</span></font><span style="COLOR: navy"><br /><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font></span><font size="3"><span style="COLOR: navy">一九五六年,達賴喇嘛訪問印度,這年達賴二十歲,他也參訪六十一歲的克里希那穆提。兩人一見面很自然的擁抱,達賴問克:「先生,你相信什麼?」克的回答卻是要求和他「探索」、「對談」。事後達賴談到克里希那穆提說:「一個偉大的心靈,一次美好的經驗</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這是一位現代龍樹,希望還能見到他。」</span></font><span style="COLOR: navy"><br /><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font></span><font size="3"><span style="COLOR: navy">一九八四年四月二十八日,「克里希那穆提傳」的作者普普</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賈亞卡為了書的結尾,到歐亥的「松屋」見克。問他:「克里希那穆提是誰?他的傳承到底是什麼?」他是不是人類演化中的突變?克突然抓著普普的手說:「保住這份挑戰,把人忘掉」,「你看宗教帶來了什麼後果,總是注意老師而忘掉教誨。人們總是崇拜瓶子,忘了裡面的水。」</span></font><span style="COLOR: navy"><br /><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font></span><span style="COLOR: navy"><font size="3">一九八六年二月十七日太平洋標準時間中午十二點十分,克在歐亥的「松屋」去世。他罹患胰臟癌,死前重病五個星期。克曾告訴普普,如果他一停止演講,他的身體就會死亡,這副身體存在只有一個目的:披露教誨。這年克九十歲。克在去世前說過:「我是一個很簡單的人,這個簡單的人已經抵達旅程的盡頭,他死後不舉行任何的宗教儀式,不禱告,不鋪張,也不出殯,更不要為他的骨灰建立紀念碑。在任何的情況下,都不要把這個老師神格化了。老師不重要,重要的是教誨。教誨必須慎加保護,以免遭到扭曲和傳訛。教誨之中沒有任何階級或權威,它沒有任何的繼承人,無論現在或未來,都不能有人奉我之名傳教。」</font></span></div>
<div style="LINE-HEIGHT: 21pt"><span style="FONT-SIZE: 10pt; COLOR: navy">【資料來源:克里希那穆提中文網】<br /><img style="BORDER-TOP-WIDTH: 0px; BORDER-LEFT-WIDTH: 0px; FLOAT: left; BORDER-BOTTOM-WIDTH: 0px; MARGIN: 0.7em 1.4em 0.7em 0px; WIDTH: 331px; HEIGHT: 382px; BORDER-RIGHT-WIDTH: 0px" height="341" alt="" src="http://pics9.blog.yam.com/6/userfile/o/oceanicboy/blog/145cb6aa2e48d8.jpg" width="281" /></span></div>
繼續閱讀
【資料來源:克里希那穆提中文網】
" meta-author="oceanicboy"> 分享至facebook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